第一章 骨肉

第一章 骨肉

  雨後初霽,白府內的綠植皆因雨水恩露而格外翠綠,丫鬟結對的忙碌著,時不時碰頭也是低聲軟語。

  槐嬤嬤披了件銀鼠襖子,直直穿過迴廊帶起片片落葉,神色隱忍,眸中可見些許癲狂。

  踏著橫紋理石的磚,她一把推開了聽雪院正屋的房門。

  白若憐正綉著一個精緻荷包,端的是小家碧玉、溫婉可人。聽見動靜她看向來人,顰蹙道:「嬤嬤今兒個是怎麼了?竟連規矩也不顧了?」

  槐嬤嬤冷哼了一聲,如鋼刮骨的聲音刺的她心裡直泛冷,將所有丫鬟都打發了出去,房門被重重合上。

  「大小姐已是火燒眉毛的處境了,還不著急嗎?」

  她坐在白若憐的對面,拿過那未綉完的荷包,銀線細密的穿在鯉魚荷葉之間,稱著碧綠的的布底尤為喜慶。

  杏眼圓睜,白若憐瞧著平時向來寡言的槐嬤嬤這般說道,心下惴惴。

  「嬤嬤,可是出了什麼事?」

  「大小姐,不,小姐,您是老奴看著護著長大的,這麼多年說句大不敬的話,老奴視您為己出,這個秘密本該是要帶進棺材的,可今日老奴不得不說了啊。」

  槐嬤嬤粗糙黢黑的臉皺在一起,眼角還擠出幾滴淚水,白若憐覺得有些作嘔,卻還是握住了她的手。

  「是何秘密,嬤嬤快說,你我之間還需見外嗎?」

  此時窗外又飄起小雨來,像是在為二人接下來所談之事應景一般。

  沙啞的嗓音揭開了十年的辛密,白若憐根本就不是白家的大小姐,當年大涼與西平開戰,白家大爺為保家人平安將她們送進深山,白家大小姐就是在戰亂中走丟的……

  顫抖的手碰掉了茶杯,清脆的聲響將槐嬤嬤從回憶中拉了出來。

  「不……不可能……我就是爹娘的親身女兒,一定是你這刁奴欺我!」

  白若憐站起身來一手指著槐嬤嬤,面容猙獰。

  「大小姐,您信不信且兩說,當務之急是,白家真正的大小姐要回府了。」

  似是預料之內,槐嬤嬤平靜地說道。

  白若憐如斗敗的公雞,癱坐在軟椅上,再看向為老夫人縫製的荷包,竟覺得有些可笑。

  狠狠奪過荷包,將它撕扯著踩在地上,一口鬱氣吐出,白若憐冷靜下來。

  「我不是白府大小姐,那我是誰?」

  槐嬤嬤眸中劃過一絲古怪:「這老奴就不知道了……」

  白若憐本是打著主意,若她親生爹娘也出身高貴,便是不認了白府又如何,況且做了這麼多年的親贅何愁不能說門好親事。

  可現在看來她來歷不明,唯有依靠白府才能在平京上流有一席之地。

  思及此,她眼睛一眨就落下淚來,跪在槐嬤嬤面前。

  「嬤嬤定要幫我啊……」

  槐嬤嬤扶起她,從懷中掏出一個小盒來。

  「大小姐快起吧,不用您說,老奴今日就是死也會保住您的位置。」

  小盒裡是排排銀針,造型奇特,針尖有暗鉤。

  將針捏在手上,她解釋道:「老奴記得白家大小姐左肩有胎記,這是唯一辨別你們二人的證據,如今我為您刺上胎記,剩下的就都好辦了。」

  事已至此,白若憐哪還有不願意,完全失去了主心骨,任槐嬤嬤擺布了。

  沒有服食麻沸散,針扎進皮膚里的痛感使她出了一身冷汗,白若憐在心裡默默將這一切記在了未見過面的白家大小姐頭上,恨意猶生。

  白府東面,細密的修竹將雨隔絕,老夫人盤腿坐在暖炕上,手裡的白瓷煙斗重重磕在青花碟邊。

  「回來了?」她頭也沒抬的問道。

  一旁候著的花嬤嬤湊近道:「來了,已經進了三出院了。」

  白府一共七出,頭三出為外院,后四齣為內院。

  老夫人點點頭:「去,將大房二房的都叫過來,掌掌眼。」

  「是。」

  白知禮大步走在前頭,也沒打油傘,任由雨滴濕了襟裳,他後面跟著一位少女,不過十三四的年歲,身形修長,杏眼桃腮,姿容很是明艷可身上卻透著股清冷之氣,讓人移不開眼。

  老夫人的屋裡此時已是桃紅柳綠齊聚一堂,沒了平日里的歡聲笑語,氣氛壓抑著。

  大太太眼角潮紅,緊緊拉著白若憐,心裡很不是滋味。

  養了十幾年的女兒被懷疑是假的,夫君竟還帶著所謂的『正牌』回了府,當真是荒唐至極。

  門帘被掀開,白知禮領著少女走了進來,那肖似白知禮的模樣看的眾人一愣。

  「母親安好。」白知禮進來給老夫人行了一禮道。

  「這就是那丫頭?你可都查清楚了?」

  雖說少女模樣和自家兒子如出一轍,可老夫人這心裡還是不大熨帖。

  說到這白知禮有些支吾:「調查來看確實錯不了,但到底如何……還是隔得太久了。」

  「荒唐!」大太太在一旁冷語了一聲。

  老夫人沒理她,對著那少女招招手。

  「老夫人安好。」她學著白知禮的樣子行禮,聲音如玉落地,煞是好聽。

  盤問了一番出身年歲,都是對的上號的,老夫人臉色好了不少。

  「可有名號了?」

  「回老夫人,有個小字,喚綰綰。」

  白知禮適時的開口道:「來的路上,我已經想好了名字,就叫清月,白清月。」

  其月皎皎,清清嬈嬈。

  白若憐低頭打量著白清月,雙目中似是有火往外冒,抓著大太太的手愈發緊了。

  感應到她的不安,大太太摸了下她的頭頂,對著白知禮吼道:「這姑娘你們想認是你們的事,我不認!一個不知道來歷的種也想踏進我白府的門,白知禮我看你是糊塗了。」

  白清月當年走丟時還是稚齡,得江湖幫派春風堂堂主所救,如今更是春風堂的少主,自從得知了身世,她便多番打探,終於找到了白知禮處。

  本以為可以一享親情,可大太太這話給她澆了一盆涼水,凍的她直難受。

  「娘親……女兒在您身邊盡孝十餘載,如今卻是個假的……女兒怎的會是假的呢?」

  白若憐乳燕還林地撲進大太太懷裡,哭的梨花帶雨,看的二房的幾位小姐心裡也一陣堵。

  「對了,娘,您可還記得女兒身上有處胎記?身份做的假,這胎記總不會作假吧?」

  白若憐抓著大太太說道,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章節評論(0)>>

冷月如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書籍詳情

自動訂閱

返回我的書架 返回我的書屋 返回首頁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章 骨肉

0.42%

訂閱該章節,價格星空幣.

該書設置為自動訂閱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