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現場破案

0.39%

第一章 現場破案

  大梁王朝,京城。

  一家小小的看不出招牌的鋪子面前圍滿了人,百姓們面帶驚恐,站得遠遠的,又不想錯過些什麼精彩的東西。

  柳如眉穿著一身清麗可人的暗花細絲褶緞裙,正一邊蹲下身查看那具已經僵硬發白的屍體,一邊啃了一口手裡的糖葫蘆。

  眾人看到她竟然在屍體面前吃東西,紛紛露出了恐懼的神色,而柳如眉大致看了看屍體,目光在死者脖頸上那一處明顯的傷痕上停留了一瞬,氣定神閑地站了起來:

  「劉大人可說好了,若是我幫你破了這件案子,你就下令讓工部批了我的文書,讓我可以光明正大地開這件仵作館!」

  「請柳姑娘相信我,只要你找出害了我寶貝兒蝶兒的兇手,別說仵作館了,姑娘想開什麼館本官都同意!」劉大人拍著胸脯保證道。

  別的就算了,作為一個現代社會的優秀法醫,她柳如眉即使穿越到了這古代的世界,自然是憑藉自己的專業手段來混口飯吃。

  只是這些可惡的古代老男人,見她是個弱女子,便拿出男尊女卑那套惡臭思想來百般為難她,因此柳如眉的技術現在雖然已經在京城出了名,卻依舊沒有屬於自己的仵作館,只能「無證經營」。

  想到這裡,柳如眉只想對躺在在地上斷氣幾天的那位古代大美女說一句不合時宜的話:「您老人家死得可真及時,您放心,哪怕是為了我的招牌,我也會找出害你的兇手的!」

  「劉大人的愛妾死於三十個時辰前,被發現的時候整個人懸掛在房樑上,像是自縊身亡的,對么?」

  漫不經心地擦了擦手,柳如眉開口問了一句,就見那劉大人像見了神仙一樣連連點頭:

  「柳姑娘說得對,當時是我夫人身邊的小廝去別院里給桌子上漆,一進門兒就發現蝶兒已經弔死在房樑上了,時間正是兩天前,柳姑娘真是神通廣大啊!」

  什麼神通廣大,不過是憑藉現代法醫的一些常用知識罷了,這具屍體全身都已經僵硬,手臂上甚至已經有了淡淡的屍斑,業內人只要看一眼,就能準確地判斷出死亡時間。

  柳如眉這麼想著,忍不住彎了彎唇角,而她沒有注意到的是,就在她的對面,全京城最豪華的「醉韻樓」的二層,身穿玄色錦袍,英俊冷漠的男人,正若有所思地看著她。

  「王爺,依屬下看這位姑娘似乎確實有些手段,需不需要......」

  聽到手下人的問話,墨連棣微微皺了皺眉頭,淡聲開口:

  「不急,本王倒要看看,她的本事究竟有多少!」

  「你瞧,我就說了,這賤人是自己犯了矯情勁兒,上吊自殺的,人家小二可是看的清清楚楚的,小二,你說是不是?!」

  劉大人的原配夫人,已經有些人老珠黃的劉白氏一邊說著,一邊看了旁邊的小廝一眼,那小廝瑟瑟發抖,連連附和著劉白氏的話,柳如眉微微一笑,上前淡聲開口:

  「夫人未免太著急了,小女子剛才說的是『像是自縊身亡』,夫人怎麼就急著走了呢?」

  「你!」

  劉白氏顯然沒想到柳如眉會這麼說,臉色微微變了一下。

  柳如眉的目光在劉白氏右手拇指上那枚璀璨華麗的紅瑪瑙扳指上停留了一刻,聲音十分和緩:

  「夫人的扳指可真是漂亮,不知道是從何處尋來的珍貴寶石呢?」

  「......」

  劉白氏很明顯地鬆了一口氣,見柳如眉在問自己的戒指,便也迫不及待地想把話題轉移過去:

  「這扳指是我的嫁妝,我已經戴了幾十年了,況且這瑪瑙整個大梁王朝也只有兩顆,一顆在宮裡,一顆在我手上,所以柳姑娘恐怕是尋不到了。」

  「是么?」

  見這蠢女人竟然不打自招了,柳如眉的笑意愈發深了:「原來如此啊,我若是劉大人的小妾,能被夫人帶著這麼好的寶石扳指親手掐死,想必也死而無憾了吧!」

  「你......你說什麼?!」

  劉白氏一聽這話,臉色頓時變了,氣急敗壞地怒吼著:

  「你是哪裡來的小賤人,竟然敢污衊我!來人啊,還不把這個賤人給我捆下去亂棍打死!」

  身後跟著的小廝們被柳如眉的話驚到了,遲疑著沒有上前,劉大人更是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張張嘴想說點什麼,劉白氏就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伸手指著柳如眉:

  「放肆!你們這群賤民,你們難道不知道我是先太后的侄女,當今皇上的表妹么?你們敢不聽我的話,我馬上讓皇上砍了你們的頭,還不把這個賤人給我拖下去!」

  喲,這是被揭穿真相,惱羞成怒了?

  柳如眉冷笑,見那幾個小廝果然準備上前來拖走自己,正準備開口說話,耳邊卻驟然響起了一道很是低沉悅耳的男聲:

  「且慢。」

  聽到這聲音,柳如眉下意識地朝著聲音的方向看去,就看到一個十分高大英俊的男人,正冷著一張俊臉站在人群中央,而以劉大人為首的一行人,在呆愣了片刻后驚慌失措地跪了下來:

  「參見國安王!」

  國安王,他的名字似乎是叫......墨連棣?

  柳如眉的腦海里,頓時閃過自己穿越而來之後,搜集到的有關這位國安王的信息。

  據說他的父親和當今聖上墨昀是親兄弟,先帝在世時因為太喜歡墨連棣這個孫子了,本來是想把皇位傳給墨連棣的父親的,可是沒想到墨連棣的父親沒有這個父親,因病早夭。

  而先帝也很快隨之病逝,當時的墨連棣還只是個小孩子,所以這皇位就順理成章地落到了墨昀手裡。

  柳如眉不傻,自然看得出這其中一定有什麼陰謀詭計,不過此時此刻她卻不能去考慮這些,而是學著其他人的模樣,恭恭敬敬地就要跪下行禮。

  可是她的膝蓋還沒彎下去,一隻有力的大手就攥住了她的手腕不讓她動彈:

  「本王剛才聽這位姑娘所說的,句句合情合理,劉大人和劉夫人不如讓她把話說完,若是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再罰也不遲。」

  「王爺,這......」

  劉白氏雖然一向自視甚高,嬌縱跋扈,但對於這位打下了大梁王朝半壁江山,狠辣凜冽的晚輩卻是頗有幾分忌憚的,不由得有些呆愣在原地,而柳如眉瞅准了這個時機,乾脆利落地讓所有人聽見了自己的聲音:

  「劉大人,我現在便可以清楚地告訴你,你的小妾是被人勒死的,而且,我已經知道兇手是誰了!」

  

章節評論(44)

點擊加載下一章

仵作王妃

加入書架
書籍詳情 我的書架 我的書屋 返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