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大猪蹄子

46.46%

第四十六章 大猪蹄子

  回到了宮裡面的顧月白越想覺得自己的心裏面氣不順,他猛地放下了奏摺,冷著張臉問向了一邊的小德子,「小德子,你說皇后她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哈?」小德子佯裝出了一副子看不懂的樣子,他的心裏面卻是暗暗叫苦,這帝后的事情,他一個做奴才的又該如何插的了嘴?

  他垂下了眼帘,心下無奈,只怕是他要是回答了這麼一個問題,橫豎都是要被陛下左右為難的。

  思及此,小德子只好回答道,「陛下,這個……奴才實在不能夠理解皇後娘娘的心思,奴才也不敢擅自妄言。」

  「……,」然而縱使小德子這般小心翼翼的回答,但是這話壓根就沒有得到了顧月白的認可,他皺緊了眉頭又拿起了奏摺,語氣裡面實在是聽不出多少喜怒的意思,「你倒是會避重就輕。」

  見著顧月白說了這麼一句話,小德子卻是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額際卻是止不住的流淌著冷汗,在自己的心裏面暗暗叫苦,今兒個的陛下實在是太奇怪了一點。

  難道說……該不會真的是因為皇後娘娘的一句話么?思及此,小德子猛地把自己腦子裡面的這個想法給擠出去,他心下暗暗奇怪的很,他先前也沒有見過陛下對於皇後娘娘是多麼上心的樣子啊?

  陛下不是喜歡淑儀宮的那位主兒么?可是聯想到了之前幾次李琳琅想要見陛下被拒,小德子的心裏面卻是不怎麼敢確定了。

  心下卻是嘆了一口氣,行吧,無論是誰惹了陛下生氣,最後他們這些做奴才的是必然要倒霉的。

  顧月白眉頭皺的死緊,他覺得自己現在是一丁點也看不下去那奏摺上面的東西,他卻是不自禁的合上了奏摺,冷聲道,「和朕去洗心苑一趟。」

  「是,」小德子忙答應了下來,心下卻是暗暗慶幸自己想的實在是太對了一些,陛下現如今對於淑儀宮的那位委實是冷淡了,這一次心情不暢快居然都沒有去了淑儀宮,反而是要去洗心苑。

  思及此,小德子卻是狗腿的跑了顧月白的跟前。

  現下是下午,日頭西移,那洗心苑四下里安靜的很,柳修媛正坐在椅子上面繡花,而一邊的福修媛是在是無所事事了一點。

  乾脆就讓一邊的幾個小丫鬟搬來了矮凳,她就一隻腳搭在了矮凳上,磕著瓜子來。

  「妹妹近日裡可要少吃些瓜子。」柳修媛眯起了眼睛,對著光把那細細的蠶絲線朝那針孔給穿了進去。

  「姐姐,」福修媛眨巴著眼睛,語氣裡面卻是多上了一絲困惑的意思,心裏面卻是十分的不屑起柳修媛這股子拿喬作態的模樣,但臉上絲毫不顯,「為何姐姐不要妹妹嗑些瓜子呢?」

  「這宮裡面的日子委實是太無聊了一些。」正說著話,福修媛低低的嘆了一口氣。

  柳修媛見著福修媛頹然的模樣,心下一緊,眉頭微蹙,還沒有等到她剛剛想要說福修媛什麼,就聽見了門口傳來了一聲男子溫潤如玉待輕笑聲,「哦?朕倒是實在好奇的很,為何會有佳人生有了這宮裡無聊的感慨。」

  「……,」福修媛看著大踏步越過了門檻的男子,心裏面實在是懊悔的很,恨不得是抽自己一個巴掌。

  見著自己方才無心的抱怨,從那九五至尊的口裡面複述出來的時候,福修媛實在是羞惱的很,恨不得是找個地縫裡面鑽了下去。

  注意到了她的窘迫,柳修媛放下了自己手上的綉棚,卻是朝著顧月白福了福身子,語氣恬淡平和的給福修媛解了圍,「陛下誤會了,剛剛才福修媛並沒有說這句話。只怕是陛下聽岔了。」

  可惜的是,福修媛壓根就沒有領情,她心裏面又羞又氣,只覺得是柳修媛搶了自己的風頭可惜的是面對著自己面前的陛下她也沒有法子開口辯駁,也只能夠在那邊氣的牙痒痒的看著因為柳修媛的一番話,顧月白把眼神轉到了她的身上,連一點點多餘的眼神也不見的分給自己。

  「柳修媛近來可好?」本意就是想給自己的好姐妹解個圍,可是沒有想到陛下居然會把話頭引到了自己的身上,柳修媛顯然是十分的詫異。

  注意到了她眼睛裡面的困惑,福修媛只覺得自己的心裏面泛著酸水,嫉妒的她臉上的表情都多了些許猙獰的意思。

  「回稟陛下,妾身近日尚好,每日里就和福修媛一起談天說地,而妾身也綉了一些花樣。」一聽見了她在繡花樣,顧月白的眼神裡面卻是多了一絲好奇起來,「你還會繡花樣?」

  柳修媛微微頷首,這下子可把顧月白勾起了興趣,他負手而立,笑容溫和,「那你把你綉了的花樣拿來給朕看看。」

  對於面前帝王的話,柳修媛不為所動,語氣依舊是謙卑而又恭敬,「不過就是一些消遣的小玩意,做的也不算細緻,不想拿來污了陛下的眼。」

  「哦?」可惜柳修媛這番話壓根就沒有打消面前帝王好奇的意思,反而是讓顧月白快步走到了剛剛才柳修媛做的位置跟前,拿起了那小綉棚,語氣裡面卻是多了一絲興味的意思來,「如此看來倒是柳修媛你過於自謙了。」

  對於面前帝王的誇獎,柳修媛依舊不見多少自衿的神色,「並非是妾身過於自謙,而是陛下過獎了。」

  看著面前進退有度的柳修媛,顧月白心裏面是十分的歡喜,他心裏面暗暗嘆息,同是姓柳,那柳修媛和柳婉音的性子如何是差了一個天一個地,思及此,他眉宇間卻是籠罩了一層憂色。

  「陛下先坐吧。」在一邊的福修媛嫉妒的看著柳修媛只覺得自己是被忽視了一個徹底,為了吸引起來兩個人的注意力,福修媛刻意拔高了聲音。

  對於自己這番做的效果,福修媛也很是滿意,她卻是緩步走到了顧月白的跟前,拿出了自己也沒有用的紫貂氈子,恭敬的請顧月白坐下。

  柳修媛也是把福修媛的動作看在了自己眼裡,她對此不發一言也是樂得成全。

  顧月白坐下的時候,手裡面還拿著柳修媛剛剛繡的花樣。

  他垂下了眼帘,看著絲帕上那一朵艷麗嬌艷的茶花,腦海裡面不自禁的想起了剛剛才在自己面前柳婉音那鬢間的幾支燒藍蝴蝶發簪來,卻是不自覺的喃喃自語道,「這茶花雖好,但是還是要來幾隻蝴蝶才熱鬧些,倒也增加了些許有趣來。」

  但是旋即,顧月白又想起了剛剛才柳婉音對於自己那副子愛搭不理的模樣,他心裏面生出了一絲羞惱來。

  「還是蜜蜂吧,」顧月白摩挲著那絲帕,眼神如同汪潭一般深不見底,「蝴蝶雖好,但實在是太過於花里胡哨,天下的黎民就如同蜜蜂一般辛勞,還是蜜蜂好。」

  對於面前顧月白的反覆無常,柳修媛也是摸不著頭腦,但是臉上的笑意依舊,她溫聲道,「都依著陛下的,那妾身就綉兩隻蜜蜂上去玩。」

  「陛下請喝茶。」福修媛見著面前兩個人有來有往的交談,自己連絲多餘的目光也不曾分到,心裏面也未免生出了一絲妒忌的意思,她斂下了眸子端上了一盞熱茶來。

  顧月白看著那茶葉漂浮在白玉茶盞上,他便嘬了嘬,旋即輕聲讚歎道,「福修媛真的是好手藝。」

  對於陛下的誇獎,福修媛可以說是受寵若驚。

  可惜就一盞茶,壓根就不能夠把陛下的眼神給吸引過來,看著陛下好像和柳修媛有著說不完的話,福修媛只覺得自己腦袋有些發暈。

  見著柳婉音大步回到了自己的宮裡,一邊的芍藥卻是再也忍不住了,「小姐,你剛剛才如何在陛下面前說了那話?」

  對於自己貼身丫鬟的質問,柳婉音也表示了十分的委屈,「誰知道那顧月白居然說這麼甜膩的話,他壓根就言行不一。」

  正說著柳婉音的心裏面也是多了一層委屈,「更何況我說的也是實話。」

  「誒呦,我的小姐啊,」芍藥也是服了自己的小姐了,見著柳婉音這副子滿不在乎的模樣,她乾脆就是一屁股的坐到了她旁邊苦口婆心的勸誡道,「小姐,你好不容易和陛下的關係有所緩和,你也要為了自己的利益和陛下打好關係。」

  聽見了芍藥這麼說,柳婉音的心裏面卻是多了些些委屈的意思,「可是我已經安排好了,等到入冬的時候,我們就可以離開。」

  一想到了顧月白對自己的所做所為,柳婉音的心裏面多了一絲慍怒的意思來,「可是我壓根就不需要我和他關係緩和。」

  「芍藥你想想看,要是我和他關係以緩和,那麼陛下就有理由把嫻貴妃的事情安排給我,那麼我就成了他手上的一把刀。」芍藥獃獃地聽著柳婉音的分析,心裏面不自覺的湧上了一股子后怕的意思,如此看來倒是她太想當然了。

  還沒有等到她說什麼,就聽見外面宮婢報說陛下提拔了柳修媛的位份。

  沉默了良久,柳婉音終究還是忍不住罵了一句,「大豬蹄子!」

  

章節評論(1)

點擊加載下一章

廢后不敢當

加入書架
書籍詳情 我的書架 我的書屋 返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