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和亲

第一章 和亲

  “驾!”

  荒漠沙道上,一辆绮丽的马车疾驰而过。

  马车之后,一队穿着奇装异服的人策马狂奔,手中的弯刀在烈日下折射出令人畏惧的光芒。

  “公主,怎么办,咱们、咱们不会要……”

  车内,年仅十三四岁的小婢女泪痕满面,一边回头看看车外的情形,一边担忧地拉着墨嫣然。

  狂风卷着黄沙打在马车嫣红的窗纱上,墨嫣然看了眼马车外漫天的黄沙,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意。

  距离她穿越至此已经快要一年了,这一年里她被人好吃好喝的伺候着,被人日夜不离身的贴身“保护”着,被人像是牵线木偶一样地控制着,只因她是西昭皇家唯一一个还活着的公主!

  一年的时间,她活得生不如死,却又偏偏死不了,如果今日这些刺客能够杀了她,或许她还要好好感谢他们。万一自己再死一次,就又能回到现代了呢?

  “赵将军英勇无双,这些刺客又岂会是他的对手?”

  墨嫣然冷笑,层层的面纱都无法将她的敌意阻隔。

  碧珠咬了咬唇,看着面前没有一丝惊慌的公主,最终推开车门走了出去。

  “赵将军,天启的人呢?这都到了天启境内了,怎么也不见迎接公主的将士?”

  “末将不知。”

  碧珠气愤地咬咬牙,回到了车内。

  “天启真是太过分了!这分明就是不把我们西昭放在眼里!”

  墨嫣然闻言,不禁嗤笑,“天启何须将西昭放在眼里?西昭不过区区小国,依附着天启才能苟且偷生,在乱世中立足。若是天启愿意,只需撤了驻扎在西昭边境的兵,西昭立马会被其他大国吞并。”

  “公主!”碧珠气得红了脸,双眼几乎要冒出火来,“您身为西昭唯一的公主,皇上对您极尽宠爱,您怎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呵!

  墨嫣然冷笑。

  “宠爱?我不过就是一颗用来讨好天启的棋子罢了。”

  如果不是为了和亲,西昭皇宫哪里还会有人记得他们还有一个平乐公主?

  简直可笑!

  只是可怜那真正的平乐公主,她的人生从头到尾都未曾拥有过亲情,唯一感受到的一丝温暖也只是为了哄骗她去和亲罢了。

  “公主,您的言行代表了整个西昭,到了天启您若还是这般,奴婢……”

  “怎么?我若还是这般,你莫非能杀了我不成?”墨嫣然反问。

  碧珠心头一跳,立马跪下,“奴婢不敢。”

  “呵!”

  车外,刺客已经追了上来,赵默将马车的掌控权交给了一边的侍卫,自己跳上车顶和刺客厮杀了起来。

  血腥味弥漫在黄沙之中,鲜血将马车上的红绸纱幔染得更加鲜艳。

  就在赵默即将处于下风时,马蹄声阵阵,打破了这一场腥风血雨的激战。

  领头的刺客一看情况不妙,立马打了个手势,命令所有活着的杀手撤退。

  见风波平息,墨嫣然讽刺的一笑。

  “臣等救驾来迟,还请平乐公主赎罪!”

  战马停下,一个穿着重甲的中年男人翻身下马,走到了墨嫣然所在的马车前。

  虽说是请罪,但他却连跪地行礼都未曾有,只是抱拳垂首罢了。

  “将军救了本宫,是本宫的救命恩人,何罪之有?”

  “多谢公主。”将领站直了身子,转头看向赵默,“赵将军一路护送公主辛苦了,接下来公主的安危就交给我们吧,赵将军也可以请回了。”

  “王将军的好意本将心领了,不过西昭陛下有旨,本将需亲眼看着公主平安进入天启皇都方可回去。”

  “赵将军莫不是信不过我天启的将士?”王怀脸色顿时变黑,不悦地看着赵默。

  赵默不敢言语,却也没有退让的意思。

  双方僵持不下,就在墨嫣然打算开口之际,一道清冷的男声从天启的兵马中传来。

  士兵纷纷散开,墨嫣然往外看去,黄沙中,一身墨色长袍的男人正懒散的骑在骏马之上,任由身下的马随意地带着他往前走动。

  “赵将军对西昭陛下的忠心天地可鉴,只不过……”男人眸色渐深,“将军可别忘了,这是在天启境内,还容不得你一个西昭的小小将领放肆!”

  男人已经近在眼前,隔着红纱,墨嫣然看不真切他的脸,但直觉告诉她,这是一个天生有着王者之气的男人。

  “末将参见秦王殿下。”

  男人一出现,王怀便立即跪地行礼,完全不复刚才面对墨嫣然时不敬的模样。

  容渊微微颔首,免了王怀的礼。

  而面对他,赵默也终于不甘心地跪下了。

  “末将赵默参见天启秦王殿下。”

  容渊却并未让他起身。

  “赵将军可还执意要护送公主进京?”

  赵默愤愤地侧过头,看上去是在挣扎。

  “好了,先起来吧。赵将军也不必为难,尽管回去复命即刻,就说是本宫的意思。”

  最终,墨嫣然还是出声了。

  赵默一路上对自己的关心不是虚情假意,她上一世在医院见过了太多病人与家属之间的纠葛,早已看清了世间的人情冷暖,真心与否,一看便知。

  既然赵默对自己照顾有加,不管目的是何,她总归不想欠下这个人情。

  有了墨嫣然的话,赵默也不用再为难。

  他起身,从天启士兵手中接过了一匹马。

  临走前,他郑重地对着墨嫣然道,“公主,保重。”

  即便隔着层层窗纱,墨嫣然也能感受到赵默炙热的眼神。

  是不舍,是担忧,又带着难以抑制的愤怒。

  她皱眉,在她的记忆里,平乐公主和赵默似乎并没有什么交集,那他这么强烈的感情,究竟由何而来?

  “启程吧。”

  随着容渊的一声命令,车队重新行进了起来。

  此时,距离天启国都还有十余日的路程。

  沙漠的夜总是冷得让人难以忍受,即便马车内有火炉,墨嫣然也依旧冷得浑身哆嗦。

  她以前并没有这么怕冷,或许是因为医院常年恒温的缘故,所以她感觉不到吧。

  “公主,要不奴婢去让她们再添一炉炭火来?”

  碧珠将车内的大氅披在墨嫣然的肩上,她的手也被冻得通红。

  墨嫣然扫了她一眼,又看向车外围着火堆席地而坐的士兵们,摇了摇头。

  “不必了。”

  随后,她起身下了车。

  王怀第一个看到墨嫣然,第一时间走上前行礼。

  “公主,可是有事要吩咐?”

  她勾唇,“车里冷清得很,本宫看将士们围着火堆有说有笑,便下来看看。”

  王怀愣了愣,“公主,这恐怕不合礼制,还请公主回到车内。”

  墨嫣然冷笑一声,“若是本宫不呢?”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章節評論(0)>>

妃凰御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書籍詳情

自動訂閱

返回我的書架 返回我的書屋 返回首頁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章 和亲

0.59%

訂閱該章節,價格星空幣.

該書設置為自動訂閱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