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貓和老鼠

0.8%

第一章 貓和老鼠

  「我要退學!」

  易聘冷眉微揚,跳起來大喊,手裡的水撒出來一大半。

  「混賬東西!」

  易爺爺看見易聘這幅不成器的模樣,氣的揚起紫檀木拐杖就要敲過去。

  倏地,一直在沙發上正襟危坐,宛如一座不苟言笑雕像的男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之勢起身,長臂一攬,將面前滿頭大汗卻眼神堅定的人納入懷中。

  多虧沈煜及時攔住,後背結結實實的擋住這一下。

  這一下力度可不輕。

  易聘習慣性的往後躲,自家爺爺的手勁他是最清楚的,可這樣他也不念著沈煜的好!

  掙扎的就要離開。

  咬牙切齒的看著側身護著他的男人,側臉輪廓柔和,目光一如既往的清澈,金邊眼鏡下,彷彿還帶著溫潤的笑意。

  笑面虎!

  易聘只想的到這一個詞。

  反手推開沈煜,咬牙道:「不用你管!」

  「易聘!反了你!」

  易爺爺見易聘不知悔改的模樣,勃然大怒。

  揚起拐杖又是幾下。

  畢竟是練家子,即使年事已高,動作依舊是敏捷的。

  幾聲悶響。

  「沈煜!你讓開!

  」

  這幾下都結實的打在沈煜身上,老爺子再怎麼雷厲風行,也不好教育別人家孩子,更何況樣樣優秀,事事不用人操心的沈煜也沒什麼好教育的。

  打到沈煜身上是他沒想到的,手裡的拐杖立即停下來。

  「你滾開!用不著你貓哭耗子假慈悲!」

  易聘一想到這個老男人心腸是如何的歹毒,氣不打一處來,都是他害得!

  沈煜不防備,被他推得一個趔趄。

  金邊眼鏡微微滑落,剛抬手推上去,就聽到某人倒吸一口冷氣。

  一回頭。

  易聘白皙結實的手臂上,多了幾道觸目驚心的紅痕。

  溫潤柔和的目光,瞬間凝結成了霜。

  「易伯父!」

  語氣急切裡帶著一絲慍怒。

  老爺子氣依舊不順,對著易聘冷哼一聲,扶著梨花木椅的扶手坐下。

  「沈煜,你別護著他。」

  「不知天高地厚的東西!」

  「坐下!」

  「二十多歲的人了!還當自己是小孩子不成!」

  老爺子怒氣更盛,他馳聘疆場多年,只有這個孫子,對他寄予厚望,當初死活不願意參軍也就算了,好歹上了江城法律系,現在要畢業了,說退學就退學!?

  「是,我就要退學!」

  易聘額頭上青筋泛起,鐵了心的模樣。

  他不會讓沈煜控制住的,永遠不會!

  「混賬!」

  易聘脾氣倔老爺子最清楚,爺孫兩個一模一樣,當下老爺子就拿起茶杯狠狠地摔過去。

  「砰!」

  搪瓷杯砸在某人額頭上又摔碎在地下。

  「小沈!」

  殷紅的血液從沈煜額頭上滑落,老爺子慌忙起身喊家裡的傭人拿來急救箱。

  易聘愣了愣,要說剛才沈煜為他擋住拐杖他還可以認為這是沈煜故意貓哭耗子假慈悲,可現在結結實實的掛了彩。

  直到感覺到手上的溫熱,才發覺那人正抓著他的手臂,眼裡似乎劃過一絲類似緊張的情緒。

  「不用你管。」

  目光觸及他額頭上的上,易聘的語氣不由得弱了下來。

  他就是這樣,一心虛就雷聲大,雨點小。

  老爺子看見沈煜受傷了無暇顧及其他,剛才那幾下也是算著幾道的,現在卻弄成這樣。

  看著傭人給沈煜包紮,擰著眉頭攥緊拐杖一言不發。

  一看就是氣急了。

  易聘大氣不敢出一聲,可依舊沒有屈服。

  這一切,都怪沈煜!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章節評論(0)>>

叫兽的追夫日记

加入書架
上一章

自動訂閱

書籍詳情 我的書架 我的書屋 返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