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結局不會改變

35.9%

第十四章 結局不會改變

  從遠盛離開之後,沈皎皎現在就天天在辦公室和沈顏大眼瞪小眼,雖然有門隔著,但還是能透過玻璃對視上眼神。

  在沈氏的這期間,沈顏就好像故意要和自己作對一樣,無論她說什麼提案,都會被反駁一次,到最後演變成一觸即發的爭吵。

  要說這種場景,最難熬的要屬在二人手下工作的員工了,每次看見上司吵架都要默默擦一把冷汗。

  在每次都以為她們會因此而撕破臉的錯覺時,下一秒彼此又馬上會握手言和,擺出一副姐妹要好的模樣。

  多來幾次后,那些員工也就習慣了。

  但沈皎皎可沒有習慣,每次和沈顏為一個提案辯論八百回后,為了表面上的形式,還要被迫和她假裝出一副無事發生的模樣。

  這種無論何時何地都要同她飆戲的感覺一點都不好,沈皎皎都開始懷疑,要是她以現在的演技進軍演藝圈的話,會不會因此而斬獲一個影后桂冠?

  不過那也就是想想罷了。

  之前的那些提案被否決了也沒關係,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花朵供應商,她一定要拿下。

  ……

  「這個啊,你提出的這個店沒什麼名氣,如果把這麼大額的訂單交給她的話,要是中途出什麼差錯的話誰來負責呢?」

  沈顏低頭翻看著提案,面對沈皎皎提出合作的供應商,十分冷漠得開口說著。

  這一開口就是相當於否決了自己的建議,沈皎皎氣得不輕,其中已經寫明了風險以及合作能得到的利潤,這些她都已經考慮到了,也明明白白得寫上去了,可沈顏只是看一眼就直接否決?

  行吧,反正無論自己提出什麼方案,沈顏都不可能會同意。

  其他都能讓步,唯獨這個不行,開玩笑,一個合格的磕學家,就要從源頭開始把cp的路給鋪好。

  「那你有想好的合作花店嗎?這個策劃所需要的花朵供貨可不少,如果一個失誤那損失的金額可不是小數目,而且也會影響到旅館的口碑。」

  沈皎皎深吸一口氣,面對沈顏的挑刺做好的辦法就是以其人之道還自其人之身。

  她不是否定嗎?那自己也反駁回去。

  沈顏聽著沈皎皎的話倒是沒有一點在意,好似早就想到她會這麼說一般,不緊不慢得開口。

  「關於合作的人選我自然是已經想好的,對方在A市是有名的鮮花公司,無論是花束的新鮮度還是插花師在A市的口碑也很好,最重要的是,在信譽上來說,一個公司信譽肯定也會比一個小店要靠譜的多,你說是吧,我的好妹妹。」

  沈顏皮笑肉不笑得開口說著,看著就是一副笑面虎的樣子。

  沈皎皎可不吃這套,她背靠著椅子上悠哉得轉了一圈,手點著嘴角,似乎是想起什麼一般,伸手猛的一合掌,就發出一聲清脆聲響,歪了歪腦袋不緊不慢得開口道。

  「姐姐說的那個公司我也知道,不過他最近好像陷入一陣不小的風波中,股票也在持續下跌,先不說能不能挺過去這關,就算挺過去了,也會元氣大傷,就這樣的一個公司……他現在的信譽應該也不可信吧,姐姐怎麼連這個也不了解呢?」

  面對沈皎皎的話沈顏的確沒話可說,這個公司的總經理被突然爆出醜聞,現在已經影響到整個公司,這個消息又那麼剛剛好在今天爆出。

  本以為沈皎皎不會這麼快知道的,看來還是低估了她。

  她的這個好妹妹,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倒是漸漸擺脫了草包這個稱呼呢。

  「既然如此,那我會再尋找別家靠譜企業,這個策劃也不是小事,皎皎,雖然你之前做事兒戲,但既然我協助你一同參與這個策劃,就不可能會再依著你的性子胡來,再怎麼樣,也決對不可能會和一個小小的花店合作。」

  沈顏皮笑肉不笑得說著,其言外之意就是不可能會同意的,還順便內涵了自己一下,由此可見她提出的這個合作算是廢棄了,而且沈顏態度堅決,這個結果是不可能會再改變的。

  該死,什麼協助,說得好聽,還不是為了要踩自己一腳。

  沈皎皎氣得不輕,但現在最好的辦法並不是和對方進行沒有結果的辯論,畢竟再吵下去也不可能會一任何改變,反倒是會給別人平白無故的看笑話。

  和沈顏辯論無果之後,沈皎皎深吸一口氣,她也想明白了,並且決定自己去外頭靜一靜。

  現在要是再和對方呆在一個地方,自己難保不會先一步被氣死。

  那這樣就得不償失了。

  沈皎皎離開辦公室后就近找了一個稍微安靜點的咖啡店坐著,她現在就在思考要怎樣才能讓沈顏同意自己的提出的合作商。

  雖然她手上的這個策劃是和遠盛一起合作的,但遠盛也只是出資罷了,當初在合同上為了多照顧自己,慕景盛完完全全就把決策權讓給沈皎皎一個人。

  遠盛不干涉決策,就算是白送一個策劃給她做著玩。

  本意是為了自己高興,畢竟在慕景盛眼裡,他每年投資的項目很多,僅僅只是一個溫泉旅館的策劃並不足以讓他重視。

  本來可以自由得想怎麼做就怎麼做,但現在可好,白白讓沈顏鑽了這個空子,遠盛不參與決策,就相當於讓她們二人扯頭花好撕出一個最終決定了。

  沈皎皎就很愁,心情苦澀下連吃糖都快樂不起來了。

  「皎皎?」

  也就是這個時候,一道聲音突然打斷了沈皎皎此刻的憂愁,她一個回頭就對上一雙好看的眸子,那人溫柔淺笑的樣子很熟悉,正是好久沒見的裴衡。

  「你怎麼會在這裡?」沈皎皎在沈氏集團附近看見他也很驚訝,在自己的印象中裴衡總是會出現在風景好的地方寫生,之前自己可沒少調侃他過得是仙人生活,每次都在仙氣飄飄的地方呆著。

  而這繁華的商業街可和仙人似的裴衡一點都不搭,就連她自己都沒想到會在這裡碰面。

  而裴衡也只是淡淡笑了下,格外自然得坐著她的面前,「沈氏集團為我策劃了一個畫展,過幾日就要開展了,我過來看看有什麼需要修改的。」

  聽到他這麼說沈皎皎也猛得反應過來,在原文中裴衡就是在沈氏的扶持計劃下所誕生的新銳畫家,而他現在也和自己一樣穿越到小說中同名同姓的炮灰身上,那麼在附近見面到也是很正常的事。

  畢竟原文中的裴衡和沈氏的利益牽扯可不少,也是自己這段時間關顧著和沈顏互撕了,倒是忘記了這件事。

  「唉,都是這段日子我忙忘了,本來還說好了之後再見面的,沒想到這麼久了才在這裡偶然碰面。」沈皎皎嘆了口氣,想起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覺得一切都和做夢一樣不切實際。

  光是穿書就夠迷幻了,居然還會成為慕景盛的女朋友,原文內的大反派,而且現在還要和沈顏在一起,天天抬頭不見低頭見的,想想就煩人。

  裴衡也沒有在意,看著沈皎皎一臉苦悶的表情,溫溫柔柔得開口問道:「我看你心情不好,最近是發生什麼煩心事了嗎?不介意的話可以和我說說。」

  聽著裴衡溫柔的語氣,沈皎皎差一點就想開口說出剛剛和沈顏的事了,但話到嘴邊想了想又還是放棄了。

  她自己一個人煩惱就夠了,沒必要還要讓裴衡也一起心情不好,於是便乾巴巴得笑了兩聲,習慣得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耳朵,「也沒什麼的,都是一些小事罷了。」

  「或許你不知道,在撒謊的時候,你總喜歡摸一摸自己的耳尖。」說著裴衡還嘆了口氣,聲音也低沉上許多,像是嘆息,又像是無形的安慰。

  「在我面前,沒什麼好隱瞞的。」

  沈皎皎看著裴衡的眼睛,猶豫幾下后也還是放棄了,果然,她的這些小心思還是瞞不過身為竹馬的裴衡啊。

  既然已經被看出來了,那也索性不裝了,她聳了聳肩,將自己剛剛和沈顏的爭吵簡略得說了一遍。

  裴衡自始至終也都是安安靜靜得聽著,指尖輕輕點著桌面,在聽完沈皎皎的牢騷后就不緊不慢得開口反問道。

  「那你還記得,原文中這個策劃最後合作的人是誰嗎?」

  裴衡這突然的問題倒是讓沈皎皎給愣住了,她倒是沒反應過來,低頭眨了眨眼,也細細回憶起來自己看過的原文。

  在原文內……最後取得這個合作的好像是……

  「是顧瓷!還是沈顏自己定下的!」

  得出這個結論的沈皎皎還有些激動,就好像知道了什麼不得了的事一般,但想了下又突然泄氣了。

  「就算原文是這樣又有什麼用,現在劇情已經偏得不能再偏了,沈顏又喜歡處處和我作為,我提出要和顧瓷合作,依她的性格肯定是不同意的,就按現在的狀況來說,最後能不能和顧瓷合作還是一個謎。」

  說著她還嘆了口氣,顯然是已經知道結局,但裴衡卻並不這樣想。

  他不緊不慢的開口,好似知曉故事的結局,以一個旁觀者的角度冷漠開口:「故事不會偏移軌跡的,無論現在偏移得多厲害,最後的結局也不會改變。」

  「在這個故事裡,誰的結局都不可能會改變。」

  裴衡說著還加重了最後一句話,不知道為什麼,沈皎皎突然有一個莫名的感覺,他的這話就好像是在提醒著自己什麼。

  他現在說的這些話就是在刻意提醒自己一件事,她現在所造成的改變到最後都會變成一場空,故事的結局不可能會更改。

  而自己現在乃至以後所做的一切都是在白費力氣。

章節評論(2)

點擊加載下一章

以下犯上后我被總裁盯上了

加入書架
書籍詳情 我的書架 我的書屋 返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