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真的太難熬了

92.31%

第三十六章 真的太難熬了

  沈皎皎最近有點奇怪。

  慕景盛已經不止一次得在自己活動範圍內『偶遇』到沈皎皎了。

  「好巧啊慕總,你也來這家餐廳?」

  正比如現在,沈皎皎老遠就帶著笑盈盈的表情朝他的方向揮了揮手,眼中還閃過幾分恰到好處的驚訝,看樣子就好像他們真的是在此處偶遇一般。

  可如果一次兩次還能算是偶遇,這從自己出院到現在,算起來他們每次湊巧碰見的時機未免也太多了些。

  這很難不讓自己懷疑對方是不是故意為之。

  「是啊,還真是巧。」慕景盛理了下自己的袖口,也不給沈皎皎多餘的眼神,留下這句話后便抬步離開。

  沈皎皎看著慕景盛的背影,她也沒多在意,大步走入餐廳之內。

  他們一前一後得走到餐廳內,而且很湊巧得還是前後座。

  慕景盛看了眼她的方向,而沈皎皎依舊是那副笑盈盈的模樣。

  看錶情好像知道不知情一般,可餐廳那麼多位置,真的就會這麼巧得預約到同一個範圍?

  慕景盛有點懷疑,可他沒有證據。

  而諸如此類的巧合併不少。

  當慕景盛喝咖啡的時候總會在門口和沈皎皎見面。

  同時她也會和自己說些莫名其妙的話。

  當慕景盛去健身房的時候,都能在旁邊的跑步機上看見沈皎皎的身影。

  無論是休息時的娛樂活動,還是在自己追求顧瓷的路上總會有沈皎皎的身影,她就和知道自己的行程表一樣,每次總會以格外湊巧的樣子偶遇。

  如果只是單純的偶遇也就算了,沈皎皎每次都會說些莫名其妙的話,用格外親呢的語氣和自己說著根本不存在的過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聽得多了,在某一天的夜裡,慕景盛居然還夢到了沈皎皎。

  在看清楚沈皎皎的臉后,他被驚醒了,慕景盛看著窗外的夜色,他覺得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自己喜歡的人是顧瓷才對,可隨著沈皎皎在自己身邊的時候越來越多,他的心也漸漸開始了動搖。

  「是時候應該結束這一切了。」

  ……

  如果沈皎皎真的掌握了自己的行程,那這次的音樂廳也是一樣。

  慕景盛看著坐在自己隔壁的沈皎皎,眉尾向上揚了揚,氣氛一瞬間好似降至冰點,但沈皎皎好似感覺不到一般,還向他的方向笑了下。

  「音樂會馬上開始了,慕總不坐下嗎?」

  沈皎皎無數次的巧合最終都是帶著別有用心,慕景盛覺得不能再這樣下去了,之前做的決定,恐怕就是要在今日做出決斷了。

  「或許,我們應該聊聊。」慕景盛坐在她的身邊,低聲在她的耳邊說著。

  沈皎皎聽到這話后便將食指抵在自己的唇上,做出一個噤聲的動作,嫣然一笑道:「那就等這場音樂會聽完再聊。」

  她的聲音很低,因為靠得近,她呼出的氣都噴洒在慕景盛的脖頸間,他皺了皺眉,不知道對方現在是想耍什麼花樣。

  但還沒等他開口說些什麼,下一秒舞台上的光就亮起,悠揚的樂曲在整個大廳內回蕩,而沈皎皎則看得一臉專註。

  其實有時候慕景盛真的搞不懂沈皎皎到底在想些什麼。

  就比如現在,明明她不是一個喜歡古典樂的人,可此刻……卻能看得如此專註。

  一個人的性情真的會大變至此嗎?

  這個問題的答案卻沒人能解。

  「現在,你可以和我好好聊聊了吧?」等音樂會結束之後,慕景盛看著她的側臉,低聲說著。

  沈皎皎只是笑了下,等觀看席的人離開得差不多時,她才不緊不慢得開口,「慕總想和我說些什麼?」

  尾音微微上揚,像是挑逗,又像是羽毛輕輕撓過心尖一般。

  雖然話說得挑逗,可細聽之下也染上一絲顫抖和故作鎮定,她只是用輕佻來掩飾內心的不安

  自己現在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她不想聽到對方的話,因為沈皎皎知道,慕景盛接下來的話將會打破自己所有的期待。

  可她又不能逃避,在來到這裡之前就已經猜到了,慕景盛會和自己說什麼,就算現在逃了,那之後也一樣會說。

  因為知道,所以逃避也沒用。

  慕景盛看著沈皎皎,而她也毫不畏懼得對視著他,借著舞台淡淡的光。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她的眼中好似閃過幾分悲傷。

  可她此刻究竟在為了什麼而悲傷呢?

  「明明是以往不感興趣的地方,可卻會一而再再而三得出現,沈小姐不如說說看,這世上真的會有這麼多的偶然嗎?」

  慕景盛的聲音很低,沈皎皎的表情也沒變上一分,依舊還是那副笑盈盈的模樣,好看的眸子眨了眨,突然就湊近了些。

  他們彼此間的距離很近,「慕總為什麼不認為,那一切的偶然都是因為喜歡呢?」

  「但很可惜,我對這種死纏爛打最為厭惡。」慕景盛也沒動,只是眉頭微皺起,聲音很低,帶著明顯的冷意。

  沈皎皎盯著他的視線看了許久,隨後便低低得自嘲一笑,「也是,今天就不打擾了,音樂會比我想象中的還要有意思,也不算白來一趟。」

  說完后便站起身準備離開,但在走到過道處的時候停下腳步,沈皎皎沒有回頭,突然就開口問了一句莫名其妙的問題。

  「那慕總認為,一段重要的過往真的會隨隨便便就能忘記嗎?」

  「我從來都沒有遺忘過,無法回答。」

  慕景盛的語氣波瀾不驚,就好似在陳述事實一般。

  沈皎皎抬頭輕輕嘆了口氣,沉默上一會後才緩緩開口,「我想也是。」

  她說完后便不再回頭,大步就往門外走去。

  慕景盛看著沈皎皎離開的背影,眸子微微眯起,有時候他真的會恍惚間從她身上看到兩個人的影子。

  可一個人真的會有兩個靈魂嗎?

  ……

  離開音樂會的時候,沈皎皎站在門口,外頭不知何時下起了雨,眼前是倉皇躲雨的路人,雨順著風糊了自己一臉。

  沈皎皎覺得今天一切都倒霉透了。

  慕景盛剛剛的話在自己的腦海里迴響著,她覺得自己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格外沒意義。

  瞧,對方壓根就沒在意呢,就她自己一個人傻傻得要讓慕景盛想起來。

  對方既然會忘記,說不定這本來就不是什麼重要的東西,她如今所做的一切又和原主有什麼不同?

  都是一樣死纏爛打罷了。

  想到這沈皎皎還自嘲得笑了下,同時也有了一絲迷茫。

  或許……對她來說是不是只有回到現實世界才是最好的結局?

  她不知道。

  在雨越下越大之前,一把傘替她擋下了飛濺而來的雨水,沈皎皎偏頭去看,就瞧見站著自己身旁的人。

  他微微笑著,眼角眉梢都帶著一絲暖意。

  就像是驅散陰霾的小太陽般。

  裴衡。

  「你怎麼會在這裡?」沈皎皎回過頭不再和他對視,自己現在看起來狼狽得很,沒想到居然這麼糗的樣子都能被熟人看見。

  裴衡也沒在意,而是將手上的傘往她的方向再偏了些,「我在這邊有個合作,出來的時候就剛好看見你了。」

  「那還真是巧啊……」沈皎皎尷尬得笑了下,沒想到這世界還挺小,這都能碰見。

  若是平常還好,可偏偏是現在……

  唯獨現在自己不想讓別人看見她這幅狼狽模樣。

  裴衡看著沈皎皎現在的樣子,她額前的發被雨水打濕,雖然臉上是在笑的,可眼中卻不見絲毫笑意,他輕輕嘆了口氣,語氣里也帶了幾分心疼。

  因為他知道,這一切都是沒有結果的,裴衡以為沈皎皎是個聰明人,卻沒想法她居然會這麼倔強。

  帶著不撞南牆不回頭的決心一遍遍得在慕景盛的面前碰壁,最後搞得遍體鱗傷。

  「還是不放棄嗎?」

  猛的聽到這話讓沈皎皎還愣了下,隨後便無奈得笑了起來,雖然之前裴衡就已經告訴過自己回去的辦法。

  可是……

  沈皎皎依舊無法割捨下在這裡和慕景盛一起度過的時間。

  「其實有的時候我都會懷疑自己可能就是一個戀愛腦,不然怎麼可能會放著回去的辦法不做而在這裡自討苦吃。」

  沈皎皎假裝無所謂得聳了聳肩,她本來想用格外輕鬆得話語說出這句話的,可話說到最後卻忍不住鼻頭一整發酸。

  這段時間倒追的日子真的太難熬了,每次都要假裝出一副偶遇的模樣,小心翼翼得試探對方是否能記起他們曾經一起做過的事。

  可每次她小心翼翼得試探換來的都是慕景盛的冷言冷語。

  真的太難熬了。

  「要是難受的話就哭出來吧,不要憋在心裡。」裴衡將沈皎皎攬入懷中,輕輕拍著她的後背做安慰。

  沈皎皎不想這麼狼狽的,可一聽到安慰的話就忍不住了,一直以來的委屈湧上心頭,她斷斷續續得說著。

  「裴衡,我真的太累了,無論我怎麼努力,感覺就是沒有可能,我也能隱隱約約得感覺到一點……」

  「可是……可是我就是不甘心啊……」

  沈皎皎哭得很兇,一想起慕景盛這段時間拒絕自己的話她就感覺到委屈,可卻也無能為力。

  深深的無力感將她圍繞,而自己卻沒有一點辦法。

章節評論(1)

點擊加載下一章

以下犯上后我被總裁盯上了

加入書架
書籍詳情 我的書架 我的書屋 返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