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你手上應該有證據吧?」

97.44%

第三十八章 你手上應該有證據吧?」

  ……

  你乾脆直接說把顧瓷滅了得了,隔這拐彎抹角什麼呢。

  沈皎皎都無語了,她覺得自己浪費時間聽沈顏在這裡說話純粹就是腦子有包,她就不應該抱有期待。

  「你說的辦法就是這個?」沈皎皎沉默了一會後才開口說道。

  沈顏也能聽出對方語氣里的不滿,指尖點著下方向盤,雙眼微閉,「我既然來找你了,自然辦法不會那麼簡單,皎皎你別心急,停下好好聽我說啊。」

  行,她這還埋怨上自己了。

  沈皎皎覺得自己這輩子都沒這麼無語過。

  行,她就給沈顏一個面子。

  在氣氛變得更尷尬之前,沈皎皎收回來想拉開車門的手,強行壓下心頭的那絲煩躁。

  「好,那你倒是和我說說,你的計劃是什麼。」

  「在這件事中,最礙事的人就是顧瓷,只要她不在了,那所有的問題都會迎刃而解了。」

  「可顧瓷不僅僅是我的敵人,好像也是姐姐的敵人吧?畢竟謝熠可是和她告白過的,不出意外的話,再過不久應該就要訂婚了。」

  沈皎皎說著還頓了下,看著沈顏明顯鐵青的臉,不緊不慢得開口道:「而姐姐喜歡謝熠又不是什麼大秘密,上次不是還想威脅他所以才會把顧瓷給綁架了嗎?」

  聽到這番話后,沈顏都能明顯得感覺到自己臉上的笑都快維持不住了。

  本來這次來的目的就是想忽悠沈皎皎當自己手上的那把刀,如果她能替自己除掉顧瓷那就是皆大歡喜。

  可依現在的情況來看……這次談話怕是要不歡而散啊。

  「皎皎還是在懷疑我?」

  「我不是懷疑,只是陳述事實。」

  沈皎皎一字一頓得開口說著,二人間的氣氛一瞬間降至冰點。

  彼此間誰也沒人開口說話,最後還是沈顏先開口打破沉默,她嘆了口氣,聽起來還有點遺憾,「既然如此,看來我們這次的談話不能愉快進行下去了。」

  「也是,畢竟姐姐已經謀劃過一次綁架了,現在恐怕就是想讓我來背這個黑鍋,可是姐姐啊……」

  沈皎皎猛然靠近拉進二人間的距離,說著還莞爾一笑道:「我可沒你想象中的那麼蠢。」

  「……」

  沈顏對上她的視線,臉上的笑也維持不住了,下一秒就移開視線,「我不知道你現在在說什麼,恐怕那次的綁架給你留下不少陰影,以至於見人就懷疑。」

  「沒關係,總有一天會真相大白的,還有,我根本就不需要你的幫助,我和慕景盛之間的感情不會那麼輕易就被抹去。」

  沈皎皎也不在意,說完后就準備下車。

  畢竟自己現在和沈顏也沒什麼東西可聊了。

  「呵,沈皎皎,你未免太自信了點。」沈顏看著沈皎皎的背影,她也不裝了,直接就冷哼出聲。

  沈皎皎回頭對上她的視線,沈顏此刻眼中的憤怒已經掩飾不住了,說出的每一個字都帶著咬牙切齒。

  「不是自信,因為這些都是事實。」

  而沈皎皎也沒在意,一字一頓道:「我和慕景盛之間是兩情相悅,可和你不一樣,沈顏,我勸你一句,不是你的不要強求。」

  說完后便直接大步離開了車內。

  沈顏看著對方離開的背影,低低得笑了起來,起初只是冷笑,最後演變成放聲大笑。

  「呵,不是我的不要強求嗎?真的笑話。」

  沈顏低聲喃喃著,眼中也帶著勢在必得。

  這世上可從來都沒有什麼東西是既定的。

  ……

  回到家的沈皎皎洗了個熱水澡后就直接躺在床上,她雙眼閉起,開始回憶起今天發生的事情。

  今天發生的事情還挺多,先是和慕景盛一起在音樂廳碰面,之後又是被裴衡撞見自己的狼狽模樣,隨之又看見沈顏。

  這麼想想,她還真忙。

  雖然和沈顏說的時候很自信,但其實沈皎皎自己對慕景盛也沒底,畢竟慕景盛拒絕自己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算了,最重要的是讓沈顏獲得鐵窗淚結局。」沈皎皎眨了眨眼,把亂七八糟的思緒給甩出腦中,並對此做出了一個決定。

  反正只要原文主角按照原文結局順利結婚就好了,現在他們之間最大的攔路虎就是沈顏這個瘋子。

  之前都能下狠手要殺自己,那現在被嫉妒心蒙蔽的她只會更可怕,說不定也會用同樣的招數對顧瓷。

  必須要阻止,只要找到之前的證據報警就好了,這樣沈顏就會在搞事之前直接進監獄。

  只要拿到證據就好……

  沈皎皎想著想著一股困意便席捲而來,在不知不覺間就睡著了。

  睡了一覺起來后倒是清醒了不少,沈皎皎也開始思考應該要怎麼阻止沈顏會比較好。

  沈顏是個瘋子這是肯定的,而現在最重要的是,她接下來會做什麼?

  本來按照原文劇情之後應該是原主替她背黑鍋的,可現在自己已經開門見山得拒絕了,接下來的劇情其實沈皎皎自己心裡也沒底。

  不知道劇情會繼續按照原文去走還是說……會因為自己的拒絕而改變。

  「還怪棘手的。」

  想到這裡沈皎皎還嘆了口氣。

  不過首先最要緊的是找到沈顏綁架的證據,這樣才能趕在她實施計劃前就讓她迎來鐵窗淚結局。

  而現在最主要的還是遠盛那邊,沈皎皎相信慕景盛手上肯定有沈顏的證據,但他為什麼會不追究……這件事其實自己一直都沒想明白。

  慕景盛是恢復記憶,又不是被那一棍給打傻了,他可從來都不是這種大度的人。

  所以……其中到底有什麼內情呢?

  算了,沈皎皎選擇放棄。

  這種事想多了頭疼,而且現在自己的重心還是要放在沈顏身上的。

  雖然不知道現在做的事情有沒有用,但她就是給顧瓷和謝熠都分別提醒了一下,最近要多加小心沈顏。

  畢竟誰也不知道她會做出什麼喪心病狂的事情,多小心點准沒錯。

  等做完這些事之後,沈皎皎則去了慕景盛常去的那家咖啡店等著來一次『偶遇。』

  不過這次應該是自己最後一次處心積慮得設計偶遇了。

  想起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每次都被對方拒絕,說不難過是假的。

  而現在說她真的放下了嗎?

  其實就連她自己也不清楚。

  沈皎皎等了很久,但慕景盛沒等到,反而等來了一個意外之人。

  「聽說最近沈小姐每日都會來這咖啡廳啊,正巧,我家景盛也喜歡來這。」

  一道漫不經心的聲音響起,在聽到這聲音的時候,沈皎皎心裡突然就咯噔了一下,還沒等她回頭確認,那人就已經走到她的面前坐下。

  她將手上的包放在桌上發出一聲輕響,優雅得向服務員點餐,等做完一系列動作后便對上沈皎皎的視線,嘴角也揚起一抹禮貌而疏遠的笑。

  是慕母。

  沈皎皎在看清楚那人的樣子后心也漸漸沉了下去,葉媛會來這裡的原因……其實她也能猜出來大半。

  「既然這麼湊巧得碰到了,不如我們聊聊?」葉媛依舊是那副笑眯眯的樣子,但沈皎皎知道,對方可不是真的和她話里說的那樣湊巧。

  慕母就是一隻笑面虎,而這次和自己的談天……恐怕應該是和慕景盛有關。

  「我看起來有拒絕的機會嗎?」沈皎皎低頭苦笑了下,攪著杯子里的咖啡,聲音很低。

  現在自己也說不上來什麼感覺,畢竟這種情況她也不是沒想過,該來的總會來。

  她這段時間做得那麼明顯,葉媛要是沒點動作的話那才是真的奇怪。

  葉媛沒有理會沈皎皎話語里的不滿,而是伸手點了下桌面,笑著開口道:「我為什麼來,沈小姐應該很清楚吧。」

  她沒有彎彎繞繞,而是直接開門見山。

  沈皎皎沒想到她居然會直接就這麼說,現在的情況還真的很微妙,讓自己恍惚間還以為到了狗血電視劇的現場。

  是不是自己要是不放棄的話,對方就會直接開出支票來逼她離開?

  可問題是,沈家也不差錢啊。

  「伯母應該是想說慕景盛的事吧。」沈皎皎笑了下,將腦中亂七八糟的思緒給甩開,不卑不亢得回答著。

  「最近我有聽到一些傳聞,說沈小姐對景盛余情未了,每天都能在各種地方偶遇,不過我這人最不相信那些湊巧了,世上可沒那麼多的巧合。」葉媛喝著剛端上來的咖啡,笑裡藏刀得說著。

  現在的氣氛就很尷尬,葉媛的話很明顯,沈皎皎也能聽出來她這是明裡暗裡得說自己耍心機呢。

  不過她說得也對,沈皎皎對此也沒有反駁的意思。

  反正她也放下對慕景盛的執念了,再聊下去也沒什麼意思,她現在要緊的是找到沈顏犯罪的證據。

  「我會和慕總見面是因為我心裡有一個疑惑。」沈皎皎笑了下,她說到這就停下了,瞧了眼對方的表情。

  葉媛臉上的表情倒是沒怎麼變,「什麼疑惑?」

  「明明慕總在那次綁架中也受了傷,可遠盛對此卻沒有絲毫要追究的意思,在我看來,這件事很奇怪。」

  沈皎皎眸子微微眯起,希望能從對方這裡聽到一個答案。

  「多虧了那次受傷能讓景盛恢復到原樣,我又為什麼要追究呢?」葉媛笑了下,說得很是輕鬆,好似壓根就沒把那件事放在心上一樣。

  沈皎皎一時間也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葉媛見此也不再在和對方多糾纏下去,將咖啡杯放在桌上發出輕響。

  「好了,該說的我也已經說了,我希望沈小姐接下來能遠離景盛,不該是你的,就不要勉強。」

  說完後葉媛就起身準備離開,在走過沈皎皎身旁的時候,突然就聽到了她開口說了一句話。

  「在慕夫人的手上,其實已經拿到證據了吧?」

  「這好像不是你應該關心的事。」

  ……

  沈皎皎看著葉媛離開的背影,眉頭緊鎖。

  在她的手上,肯定有自己想要的證據,可問題是。

  應該要怎麼拿到這個證據,畢竟慕母可不是一個好商量的人。

章節評論(1)

點擊加載下一章

以下犯上后我被總裁盯上了

加入書架
書籍詳情 我的書架 我的書屋 返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