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終章 奇迹

100%

最終章 奇迹

  這邊沈皎皎還沒來得及找到沈顏綁架的證據,另一邊的顧瓷倒是突然就不見了。

  聽到消息的沈皎皎整個人都懵了,而自己腦內第一個冒出來的懷疑對象自然就是沈顏。

  畢竟除了她可沒有別人會對顧瓷虎視眈眈,明明自己都已經提醒過對方了,可沈顏到底是用了什麼辦法才會讓她上當。

  顧瓷看起來也不像是這麼冒失的人,這一切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沈皎皎一下子也慌神了,因為這件事讓她本來計劃好的一切都統統打亂,腦子裡也一片暈乎乎的,她都來不及思考什麼,直接就衝到沈顏面前準備來一波質問。

  而沈顏不知道為什麼現在卻突然出現在郊外的一座爛尾樓內,沈皎皎心裡有點不安,她總覺得這件事不對勁。

  想歸這樣想,可救出顧瓷才是最要緊的。

  等她到達現場的時候,發現不止她一個人懷疑沈顏,到場的還有謝熠和慕景盛。

  他們和沈顏對峙著,氣氛看起來很是焦灼。

  「今天是什麼好日子,怎麼所有人都來找我了?」沈顏看著沈皎皎一臉著急的樣子,掩唇笑了下。

  都這種時候了,沈顏居然還在陰陽怪氣,她真的是個瘋子。

  「顧瓷在哪?」謝熠最先開口,許是氣極,一向溫柔的人此刻臉上的表情也帶著濃濃的怒氣。

  沈顏看到這個情況眉頭皺了起來,她想靠近的,可只要她往前走上一步,謝熠的眸中的厭惡就多上一分。

  就像是在看低賤的螻蟻一般。

  明明不應該是這樣的……

  沈顏的眼前突然就一片朦朧,她伸手將眼角的淚給拭去,笑得格外瘋狂,她一步一步得朝前,逼自己對上謝熠的視線,在那片厭惡的視線中,她一字一頓得開口道。

  「我不知道。」

  「沈顏!」

  謝熠看著她的笑,聲音也大了起來,在空曠的爛尾樓內迴響。

  在情況變得越加不可收拾的時候,沈皎皎朝前走了一步擋在他們二人的面前,盡量用平和的語氣開口道:「你究竟要怎樣才能放了顧瓷。」

  沈顏看著沈皎皎,突然就伸手撩起了她臉旁的一絡髮絲,低垂下視線,聲音很輕,「皎皎啊,真沒想到你居然會為了顧瓷而和我站在對立面,明明我們是一樣的啊,一樣的愛而不得……」

  「你究竟有什麼目的。」沈皎皎聽著沈顏的話內心就一陣厭惡,都到這個時候了,她還在為自己的犯罪找理由。

  「如果我要你死呢?」

  !!!

  沈皎皎在聽到這話后都愣住了,她沒想到沈顏居然會這麼直接得說出這話,而且看她的表情。

  她說這話的時候沒在開玩笑,她是認真的。

  「沈顏,請你適可而止。」

  在周圍氣氛陷入沉默中的時候,慕景盛的聲音突然就響了起來,沈皎皎感覺自己的手臂被人一把拉過,而隨後慕景盛便擋在她的身前。

  直到現在沈皎皎還是一副驚魂未定的模樣,她抬頭看了眼慕景盛的後背,自己現在是真的有點動搖了。

  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做出這個舉動。

  這樣……是會讓她還會心存期望的啊。

  「呵,慕總對皎皎可真是好啊。」沈顏見此還冷哼了一聲。

  慕景盛聽到這話眉頭還皺了下,沈皎皎知道沈顏是故意提起的,她還以為慕景盛會直接離開的,明明對自己沒什麼好感。

  可沒想到的是,他拉著自己手臂的手非但沒松,反而還緊了幾分,看樣子……

  他在擔心自己?

  可為什麼呢?

  不是說好不會喜歡她的嗎?

  「好了,你們也不要用這種眼神看著我,顧瓷現在沒什麼事,可我不保證之後就能一直安全。」

  沈顏的話打斷了自己的胡思亂想,她這話一出在場的所有人都將視線移到她的身上。

  「沈顏,你別忘了,我手上還有你綁架的證據,如果想平安無事的話,最好把顧瓷給放了。」

  慕景盛冷靜得開口,本想拿這個來威脅對方,可沈顏已經變成一個不折不扣的瘋子,這個威脅對她來說根本就不起什麼作用,她反而還不屑得笑出了聲。

  「慕總這話是什麼意思?你不妨猜猜看,是我先出事還是顧瓷先完蛋。」

  「沈顏,你真是一個瘋子。」沈皎皎聽到這話就氣急,憋了半天最後也只能說出這句話來。

  沈顏本身對這件事壓根就沒在意,她只是一步步走到謝熠的面前,想伸手觸碰他的臉,可謝熠卻搶先一步避開了。

  「我也不想對顧瓷怎麼樣,只要你能和我結婚,那顧瓷就能平安無事得回去。」沈顏笑了下,也沒有強求,而是格外平靜得開口說著。

  「你這是在威脅!就算得到謝熠又怎麼樣,你永遠也無法得到他的愛!」沈皎皎著急了,她連忙開口說著,想勸對方別同意。

  如果真的答應了沈顏,那故事的結局就真的會亂套了。

  「沒關係,我只要能成為他的新娘就夠了,愛?我無所謂。」沈顏笑出了聲,似乎是聽到了什麼可笑的話一般。

  沈皎皎還想再說些什麼反駁,也就是這個時候,陷入沉默中的謝熠緩緩開口。

  「好,我答應你。」

  「什麼……」

  沈皎皎聽到這個回答的時候整個人都懵了,沒想到謝熠居然會這麼簡單就從了沈顏的意。

  如果他們結婚了,那顧瓷怎麼辦?

  「好,那就回去準備吧。」沈顏聽到意料之中的回答也沒有再多呆的意思,說完后就直接轉身離開。

  經過了這件事,也許是避免夜長夢多,沈顏行動力迅速得就敲定下結婚的日子,時間就定在七天後。

  因為很倉促,大家也都很震驚,為什麼謝熠最後結婚的人居然會是沈顏,但好奇歸好奇,也沒人對此多說什麼。

  沈皎皎本人就很急,現在留給她的時間也不多了,如果要再這樣下去的話,那故事結局真的會崩壞的。

  而也意味著……她這輩子都別想回到現實世界了。

  明明都和裴衡說好了,會一起回去的,現在算什麼啊。

  「皎皎,怎麼了?」

  許是心有靈犀,沈皎皎才想到他,裴衡的聲音就響起了,他坐在自己身邊,一臉擔憂得開口說著。

  現在的這個情況沈皎皎也很不安,她也就沒打算在裴衡面前強撐沒事,便低頭沮喪得開口道:「我們可能回不去了。」

  「怎麼說?」裴衡並沒有很驚訝,依舊保持著溫柔得語氣。

  沈皎皎看著遠方天幕漂浮不定的雲,將沈顏做的那些事都和裴衡簡單說了一遍,而裴衡也只是安安靜靜得聽著。

  「所以怎麼辦啊,謝熠沒幾天就要和沈顏結婚了,等那個時候……劇情就會產生崩壞,那我們是不是就永遠不能回去了啊?」

  沈皎皎越說越擔憂,一想到之後發生的事情就一陣煩躁。

  她感覺自己真的好沒用,無論是之前還是現在。

  「或許……你還記得原文中原主關顧瓷的地方是哪裡嗎?」

  嗯?

  裴衡的這話讓沈皎皎瞬間就反應過來,她在腦中仔細回憶了一下,好像是有類似的情節。

  原主被沈顏挑唆得對顧瓷下手,而關她的地方……

  「是那個廢棄的爛尾樓!」

  在回憶起地點的時候沈皎皎激動得開口說著,而裴衡則伸手揉了揉她的髮絲,「嗯,那之後你應該知道怎麼辦了吧?」

  「嗯,我這就去把顧瓷救出來,讓沈顏獲得鐵窗淚結局。」說著沈皎皎就站起身雄赳赳氣昂昂得準備去救顧瓷出來。

  可在對上裴衡的視線時,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總感覺他的眼中沒有了光亮,而看著自己的眼神也帶著濃濃的眷戀和……不舍。

  沈皎皎有點不安,她突然就有了一股不好的預感,她感覺彼此間的距離在滿滿拉遠。

  就好像以後再也見不到了一樣。

  「裴衡……我們會一起回去的對嗎?」沈皎皎拉住他的手,小心翼翼得做著試探。

  裴衡的表情也沒變上一分,依舊是帶著一股寵溺的微笑,「嗯,我既然答應你了,就不可能會食言。」

  「說的也是。」

  沈皎皎也笑了,將腦中那莫名其妙的不安給甩開,下一秒就大步往爛尾樓的方向去。

  而在她的身後,裴衡看向她的視線帶著眷戀,就好像要把她的身影牢牢記在心中一般。

  ……

  沈皎皎來到了那個爛尾樓,依照記憶中原文的描述,在繞過幾個彎后在一個隱秘的角落找到了一個鐵門。

  門上被鐵鏈給綁住,看樣子一時半會也開不掉,沈皎皎左右看了下,最後找到藏在角落裡的鉗子。

  她用力將鐵鏈給夾斷,鐵鎖落地的聲音刺耳,沈皎皎一把將門給打開,等打開后就看見靠著牆邊的顧瓷。

  她的髮絲凌亂,眼睛也蒙上了一層布,臉色蒼白的厲害,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沒有生氣的瓷娃娃般。

  沈皎皎自己也是被關過的人,所以很理解顧瓷現在的情況,她肯定很害怕,在這個暗無天日也不會有人經過的地方。

  所經歷的每一天都是煎熬。

  「是……誰?」

  顧瓷聽到聲響的時候渾身都抖了下,說出的聲音也嘶啞難聽,她不知道自己在這裡已經被關了多久,起初也有試過向外求救。

  可無論她喊叫得有多大聲,自始至終都沒人來救自己。

  呆的時間久了,她也能察覺到,自己被關的地方不會有人經過,也不會有人能救自己出去。

  除非會有奇迹發生。

  隨著時間的流逝,她絕望的感覺也逐漸增強。

  可現在……那個奇迹真的發生了。

  沈皎皎看著顧瓷現在的模樣,還有點心疼,立馬上前將蒙住她眼睛的黑布給取下,將她牢牢抱在懷著,並不斷自責著自己。

  「對不起,如果我能來早一點就好了,如果能在早一點就好了……」

  突然的光亮讓她下意識得閉了閉眼,等重新適應了光亮之後,她輕輕拍了拍沈皎皎的後背,聲音很輕得做著安慰,「你不用自責的,畢竟現在你是我的奇迹啊……」

  救護車很快就來了,沈皎皎陪著顧瓷來到醫院,一路上都在忙前忙后,期間也了解到顧瓷是怎麼辦綁架的。

  沈顏用了自己的名義將她給騙了出來,顧瓷因為沈皎皎真的發生什麼事了,關心則亂得就中了她的圈套。

  這邊顧瓷因為長時間恐懼而住院,而另一邊沈顏和謝熠的婚禮也在如期舉行。

  沈皎皎越想越氣,不過沒關係,沈顏在這場婚禮中等來的將是身敗名裂。

  ……

  沈顏因為著急和謝熠結婚,倒是有很多東西都沒準備妥當,急急忙忙得策劃了一個婚禮,請的人都是和沈家有過商業往來的人。

  但唯獨有一個人沒來。

  沈皎皎。

  「我已經按照約定和你結婚了,現在是不是能說出顧瓷在哪?」謝熠走到化妝間,看著沈顏的背影冷聲開口道。

  沈顏眸中閃過幾分慌亂,但很快就恢復到平常的模樣,「等這場婚禮結束,我會告訴你的。」

  謝熠聽到這話堵得不知道應該說什麼,現在自己和沈顏已經沒什麼可聊的了。

  沈顏看著謝熠離開的背影,眉頭瞬間就皺起,她低頭下意識得咬著自己的指甲,整個人現在就很不安。

  本來是為了以防萬一才讓人去確認一下關著顧瓷的地方,可剛剛卻得到消息,顧瓷不見了。

  到底是誰幹的?

  今天婚禮沈皎皎還沒來參加,沈顏突然就有了股不好的預感。

  也只能希望這次的婚禮能正常舉行。

  但命運從來都沒有站在沈顏的那一邊。

  正在彼此準備宣誓的時候,警車的鳴笛聲響起,所有人都驚訝到底發生什麼事的時候,警察便闖進婚禮現場,將沈顏當場逮捕。

  一同出現在現場的還有沈皎皎和顧瓷。

  是顧瓷報的警,她在現場指認了沈顏對她所做的一切,同時還有沈皎皎的那一份,慕景盛也已經把手上的證據提交給警方了。

  綁架,縱火,殺人未遂,無論哪一條罪名都夠讓沈顏接受法律的審判。

  在鐵證面前,沈顏根本就沒辦法狡辯,最後這場婚禮也以一種鬧劇的形式落下帷幕。

  事情也已經解決完畢了,現在也沒人能阻止顧瓷和謝熠,就連慕景盛在經過這件事之後也沒有再偏執得對這段感情緊抓著不放手。

  只是,他卻獨獨躲著自己。

  沈皎皎已經看開了,反正自己都是要回去的,沒必要為了書中的人而耿耿於懷,就當是……

  做了一場光怪陸離的夢罷了。

  而夢,終將會有醒來的一天。

  過了半個月,就到了顧瓷和謝熠的訂婚禮,沈皎皎作為伴娘團的一員站在顧瓷的身邊,喜悅好似會感染一般,看著她幸福的笑臉,自己也開心了起來。

  在訂婚禮開始之前,沈皎皎才再次見到慕景盛,算起來,這好像是他們隔了半個月後的第一次再見。

  沈皎皎還以為,她會帶著遺憾回到現實世界,但有時候命運總是很奇妙。

  「這段時間我想了很多,腦海里總是會有一道聲音說著同一句話。」

  「嗯?」

  「你永遠是我唯一的魔王后。」

  沈皎皎在聽到這熟悉的話心口也跳躍了起來,她對上慕景盛的視線,發現他的眼神中帶著無限柔情。

  自己一時間激動得不知道該說什麼,不知道過了多久,沈皎皎才找回自己的聲音,「你……都想起來了?」

  「嗯,這段時間委屈你了,只是不知道現在……你還願不願意,成為我的王后?」

  慕景盛的聲音很輕,細聽之下還帶了幾分顫抖,似乎是害怕聽到自己的回答。

  沈皎皎張了張口,但想說的話還沒說出口,禮堂便響起了鐘聲,等第三聲鐘響的時候,下一秒她的眼前就閃過一道白光,再然後,她就沒有了意識。

  ……

  算了算日子,自己已經回到現實世界一年了,從當初的不舍再到最後的習慣,沈皎皎都沒想到自己居然會適應得這麼快。

  而裴衡明明說好會一起回來的,可已經一年了,她都沒能聽到有關於他的任何消息。

  就好像憑空消失一般,除了自己沒有人會記得這世上還有他的存在。

  而直到現在,隨著時間的流逝,就連她對裴衡的記憶也開始漸漸模糊了,有時候就連沈皎皎都分不清,到底哪一個才是真實,哪一個才是夢境。

  只是她現在還是有點後悔,後悔到最後都沒能給慕景盛一個回答。

  好不容易他才想起和自己的回憶了,可沒想到居然會卡在最後關頭回來了。

  或許……都是命運弄人吧。

  沈皎皎笑了下,她很快就接受了這個事實,但就在她以為自己這輩子都無法見到慕景盛的時候,奇迹突然發生了。

  「皎皎。」

  沈皎皎的耳邊突然響起一道熟悉的聲音,帶著幾分笑意,她突然就有點不敢回頭,生怕一切都是因為自己思念成疾而產生的幻覺。

  但下一秒那人就走到自己的面前,他臉上帶著笑,鼻尖縈繞的是一股熟悉的木質香水味。

  而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正是她這一年心心念念的存在。

  「慕……景盛?」

  沈皎皎鼻尖一酸,他就像是跨越了時空與次元,就這麼活生生得站在自己的面前,這種感覺很奇妙。

  慕景盛朝沈皎皎的方向張開懷抱,給了她了一個時隔許久的擁抱。

  「現在,我是不是能聽到你的回答了?」

  沈皎皎沒有說話,而是踮起腳尖在他的唇上落下一吻。

  慕景盛現在的問題已經不重要了,因為這個吻已經給出了答案。

  而他們也會有很多個以後。

  這是一場跨越了時空與次元的再會,正因如此,才會更加珍惜。

  他們的再見本身就是一個奇迹。

  一個名為愛的奇迹。

作者有話說:

後面可能還有一章裴衡視角的章節,會解開一切謎團。

章節評論(4)

點擊加載下一章

以下犯上后我被總裁盯上了

加入書架
書籍詳情 我的書架 我的書屋 返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