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原來她叫丁韶情

1.32%

第一章 原來她叫丁韶情

  憫山。

  一輛貨車以極快速度在山間穿行,似有惡鬼在後方追趕。山路崎嶇磕絆,貨車東倒西歪,貨箱內不停發出哐鐺作響的撞擊聲。

  這是一輛容量2.8T的中型貨車,車廂里零散放著數十個籠子。那籠子如果出現在寵物店,就可以用去裝寵物,但此刻卻關著一個又一個的孩子。籠子沒有被固定,車廂每搖晃一下,都會引得籠子天翻地覆,而裡面的小孩也會因為恐懼和疼痛不停哭泣。

  小孩的哭泣聲,籠子撞向貨箱的哐當聲。

  嘈雜無比。

  許是那劫匪逃跑時太過慌張,關閉箱門時竟忘了上鎖,幾經撞擊之後,門竟被撞開了。

  最外面的兩個籠子幾乎是一瞬間就滑了出去,在空曠的地面打了好幾個滾,翻進路邊的野路上才停了下來。

  那籠子質量一般,翻滾間直接碎裂開來。

  陸朝光從籠中摔出,又在地上滾了好幾圈撞到樹榦才停下來,慣性之下,背部撞向枝幹的疼痛他覺得自己的脊骨都斷裂開來。

  他在地上緩了好一會兒才有力氣爬起來,從頭到腳都沾滿了灰塵,看起來髒兮兮的。他這樣還算好,那個和他一起從車裡掉落的女孩就沒有他這麼幸運了。她的籠子雖然在翻滾間同樣碎裂,但她卻沒能從籠中全身而退,籠子的一道欄杆從她的腿部下方穿透,刺破大腿的血肉此刻正血淋淋的暴露在空氣中。

  奇怪的是這個小女孩沒有哭。她眼中有滿滿的恐懼和驚恐,滿頭的汗液將她的頭髮變得黏膩,她看起來痛苦極了,卻一聲吭聲。

  陸朝光走向她時,只看到她躺在地上倔強地喘氣,求生的意志還是很強烈的。

  今天是他們幼兒園開學第一天,放學之前包括陸朝光在內,有十多個小孩一齊抓了起來關進了貨車上的籠子里。

  他們不知道自己將被帶去哪裡,只知道漆黑難聞的車廂能放大人的恐懼,讓他們從一開始就止不住哭泣。

  他和這個女孩子是最後被抓的,所以在最外面,也是他們兩個最倒霉。

  倒霉而幸運。

  比起那些此刻還只能在黑暗的牢籠中哭泣的小孩們,他們已經足夠幸運了。

  「你為什麼沒哭?」陸朝光走到她身邊,垂視著她。他問這個問題沒有惡意,只是他覺得都已經流血了肯定很痛,而且又是女孩子,哭一哭才是正常的。

  但小女孩雖然眼睫毛已經完全濕潤,但就是沒有淚珠從她眼中落下。她的眼睛又大又黑,睫毛被隱忍的眼淚沾濕,伴隨她眨著眼睛忽閃忽閃,靈動又倔強。

  「我不哭。」她仰起頭,滿臉倔強。

  剛才最害怕最痛的時候她沒哭,現在都已經沒有知覺了,她才不要哭。

  陸朝光借著月光觀察了四周一番,加上現在眼前不能動的小女孩,他也只是個小孩子,可以說是完全沒有任何方法可以讓他們從這個地方逃出去。

  「我們現在怎麼辦?」陸朝光問。

  已經很晚了,他不知道現在是幾點,但可以確認的是,天亮還要很長時間。他可以等一晚上,但女孩等一晚上,血就放幹了。

  小女孩大口大口喘著氣,也漸漸開始虛弱,語氣飄渺問他:「你之前有沒有來過這邊?」

  陸朝光搖頭。

  「這一帶沒有食肉動物,所以不用怕會有狼來把我們叼走。我們掉下來的地方不是公路,所以除了那群壞蛋沒有人會走這邊,現在是晚上,會從公路路過的人也不多,但你可以仔細聽,仔細聽就可以辨別車的方向。」小女孩儼然一副小大人的模樣,說得頭頭是道。

  陸朝光只覺得她說得很有道理的樣子,直接在她身邊坐了下來。「那我現在就聽。」

  小女孩看他傻傻的樣子忍不住笑起來,「你好獃啊。你叫什麼名字?」

  她今天是去等爸爸下班的時候被擄走的,爸爸跟她說這個幼兒園的下朋友的爸爸媽媽都是受過高等教育的有錢人,所以來這兒上學的小朋友也從小就非常聰明而且講禮貌。

  可是為什麼這個人這麼呆呢?

  「我叫陸朝光。」

  「陸朝光,哪個陸?」

  「大陸的陸。」

  小女孩點點頭,正準備告訴他自己叫什麼名字,恰好聽到了汽車的聲音,很快就轉移了注意力。

  「我聽到了汽車的聲音,快,在那個方向,你快去!」擔心會錯過被救的機會,丁韶情拍打著陸朝光的手讓他趕緊起身去追。

  「可是我該怎麼走啊?」陸朝光撓了撓頭,動作有些遲鈍。他和她可能有點不一樣,他根本就沒有聽到聲音,他怎麼可能找得到嘛?

  「光,你仔細觀察,朝有光的方向去,一定會有希望。」就算追不上她剛才聽到的第一輛車,之後也一定能等到其他的車輛,只要能找到其他人幫忙,他們就能走出這片森林。

  「那你怎麼辦?」

  「我在這裡等你,我相信你,你一定會找到人來救我的。」

  陸朝光點點頭,最終還是一步三回頭的走向她剛才指過的方向。沒走很遠,他聽見小女孩叫他的名字。

  「陸朝光!我叫丁韶情!我在這裡等你!」

  ***

  陸朝光猛然睜開眼,發現自己躺在房間的床上,他揉了揉太陽穴,難忍的頭痛讓他眉心幾乎舒展不開。他看了一眼床邊的鬧鐘,剛剛跳轉至凌晨4點整。

  昨晚陷入睡眠兩小時。

  他躺在床上,房間里除了鬧鐘的光亮,一片漆黑,一如他夢中那片伸手不見五指的森林。當時他在路邊等到天幾乎要亮才等到一輛路過的車子,當他帶著大人回去救小女孩時,卻發現小女孩已經不見了蹤影,他印象中的地方甚至連血跡都沒有。他以為自己找錯了地方,急得在林子里亂跑,因為著急加上休息不夠,昏睡過去。醒來他就已經回到了自己的家中,身旁是慈善的父母。

  但卻沒有那個小女孩,他甚至都不知道那個小女孩叫什麼名字,所以那個時候他都不知道怎樣才能找她。

  這個夢他夢到過無數次,每一次都似乎在提醒他,因為他,那個小女孩可能已經失去了生命。

  但這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他聽到了小女孩後來說的話。

  她告訴了他,她叫丁韶情。

  原來她叫丁韶情。

章節評論(4)

點擊加載下一章

纏縛

加入書架
書籍詳情 我的書架 我的書屋 返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