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3 誤會

10.24%

chapter13 誤會

  秦懷丘的病睡了一覺就好了。

  不管怎麼說,他也好歹是秦家的人,自小就被他爹拉著跑校場訓練。雖然是將軍府的小少爺,秦封對他的訓練卻跟一般士兵無異,不僅如此,秦封對他的要求甚至比一般的士兵更高。他十五歲時就跟著比自己大七八歲的士兵們訓練,正因如此,他的體質也比一般人強了不少。

  秦懷丘站起身活動了一下筋骨,穿上勁裝,從房裡拿了一柄長劍,在院子里練了起來。

  他會很多兵器,其中長槍、弓箭和劍最為擅長,長槍和箭用於騎射,劍則是用於兵戰。

  秦懷丘的劍法師承秦封,加上他天資聰穎,又揉了些自己的理解進去,導致他的劍法出神入化,自成一派,既有秦封的凜冽和鋒利,又有屬於少年的秀美與瀟洒。

  紫雲和雅蘭自小長在深宮,從未見過這般的劍法,不由得在一旁看的呆了,秦懷丘一套練完,見不遠處迴廊下,紫雲和雅蘭抱著換洗的被褥,正在駐足觀看。

  秦懷丘面上覆著薄汗,正值朝陽冉冉升起,柔和的陽光灑在他年少俊朗的面上,隨即他雙眼一彎,沖她倆爽朗一笑。

  雅蘭看呆了,喃喃了一句:「娘娘好帥啊……」

  紫雲「啪」地拍了她一下,罵道:「瞎講什麼呢?」

  「哦、哦。」

  「你們倆,做什麼去?」秦懷丘收了劍,走近問道。

  紫雲答道:「奴婢去浣衣房收拾舊衣服,順帶去領月錢。」

  秦懷丘點了點頭。今天一大早秦嵐就出去了,八成是去調查,秦懷丘也沒多問,只等著秦嵐回來報告。

  紫雲突然想到什麼,她道:「娘娘今日要去慈寧宮嗎?」

  秦懷丘想了想,這次他出了事,據說太后也因此卧了床,自己理應去看看,他看著兩人問道:「秦嵐出去了,紫雲陪我去一趟慈寧宮吧。雅蘭一個人去拿月錢可以嗎?」

  秦懷丘到現在為止,依舊改不過來自稱「我」這個字,因為沒有外人,秦懷丘也懶得改,她們也就慢慢習慣了。

  「可以的。」雅蘭點了點頭,伸手將紫雲懷裡的布料攬了過來,道:「那奴婢就先去了。」

  紫雲幫著秦懷丘捯飭了衣裳,還幫他化了淡妝,秦懷丘按照紫雲的建議從庫房裡選了個秦懷憐陪嫁時帶過來的玉如意,乘坐軟轎去了慈寧宮。

  因為來時尚早,太后正在吃早點。聽聞德妃來了,太后臉色稍喜了些,忙喚人請德妃進來。

  經過一天的調理,太后的精神也好了不少,因為沒有外人,她便免了秦懷丘的禮節,將秦懷丘拉到自己身邊坐下,又讓多上了幾道菜。

  秦懷丘看著面前熱氣騰騰的飯菜,心裡暖洋洋的。畢竟他和憐兒的母親因為難產去世,秦封一生又再未娶過妻,所以他與秦懷憐自小就沒有母親。

  他有些說不清對太后的感覺。儘管他知道太後有個混蛋兒子,但太后對他的好他還是分的清的。所以每當他喚太后「母后」時,內心並不感覺到抗拒,反而有些小開心。

  「憐兒,來嘗嘗這個什錦蝦仁,這可是御廚的拿手菜,還有這個清蒸鱸魚和鹽水雞……」太后心情不錯,一連給秦懷丘夾了好幾個菜。

  作為早餐,似乎吃的太過豐盛了。

  「這……母后折煞臣妾了。」

  「沒事,沒有外人。」太后道:「吃罷。」

  秦懷丘有些受寵若驚,雖然於禮節不符,但實在拗不過太后的熱情,他還是硬著頭皮拿起了筷子。

  不得不說,御膳房的菜跟秦府的比,那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秦懷丘也乾脆放開了膽子,一口口吃了起來。

  太后撐著臉坐在一旁看秦懷丘吃飯,慈祥的笑容一直掛在臉上。

  秦懷丘吃的差不多了,端起小米粥準備喝上一口。

  「昨日夜裡,皇上在你那?」太后突然道。

  「!」秦懷丘被嚇了一跳,隨即喉嚨里的小米粥被他猛地一嗆,差點就要噴出來。

  「唔……咳咳咳!」我就說這大早上吃這麼豐盛,敢情、敢情是因為這個?!

  秦懷丘無語至極。

  「哎喲,憐兒,慢點吃,哀家就是問問,你別著急……」太后拍拍他的背,給他順著氣。

  秦懷丘捂著嘴:「母后……咳咳咳……母后見諒。」

  「嗨。」太后笑得高深莫測,她表現出一副過來人的姿態看著秦懷丘道:「沒事兒,你是第一次嘛,正常,哀家知道的。」

  「……」秦懷丘咳的更厲害了。

  太后抹了把淚道:「唉,這麼多年了,哀家就想在入土前盼個大胖皇孫,憐兒你可要努把力呀。」

  秦懷丘總算是順了氣,他面上抽了抽,想著這事怎麼也得要解釋一下:「母后,其實臣妾……」

  太后「哎」了一聲,勸道:「別說了憐兒,哀家知道你受了苦,但你也要理解理解皇上,他畢竟……」太后差點說漏了嘴,忙改口道:「皇上畢竟朝政繁忙,這些事情,是落了點。」

  「……」秦懷丘滿臉黑線。

  怎麼越來越離譜了!?

  「母后,其實昨晚我沒受苦。」秦懷丘道,真要說受苦的應該是你兒子,半夜自己出坤寧宮吹冷風回去了。反觀他自己,司空廷走了沒一會他就又睡了,直到睡到第二天自然醒。

  太后愣了愣,突然欣慰地笑了:「那太好了,今日身子可有不適?」

  秦懷丘搖了搖頭。

  他知道太后誤解了,所以他嘆了口氣,想著要怎麼才能從側面提醒太后,以至於讓她不用感覺到太過尷尬。他頓了頓,解釋道:「母后,昨晚皇上沒有在臣妾那停留很長時間。」

  哪知太后壓根沒理解他的意思:「很正常的,憐兒,哀家剛剛都說讓你理解理解皇上了。」

  「……」秦懷丘:「母后,皇上昨晚還是回了紫宸宮的。」

  「嗯嗯。」太后似乎並不太在意這些細節,她端起茶喝了一口,臉上露出慈母一般的笑容來:「放心吧憐兒,那是皇上害羞啦。」

  秦懷丘:「……」

  完全解釋不清了!

  一想到昨晚自己睡的正香,沒來由的被司空廷推醒,還被他惡言相向,秦懷丘就氣不打一處來,他心一橫,索性懶得解釋了。

  該死的,司空廷,你自己造的孽,你自個兒解釋去吧。

作者有話說:

因為笑笑一會兒要去機場,所以今天就提前更新啦~

感謝李幸娟、糖傾的禮物ヽ(*´з`*)ノ

感謝各位的評論~

感謝票票~

順帶來宣傳一下:因為笑笑本月二十號(本周末)要過生日啦,過生日當天除了雙更之外,準備安排一個小番外(❁´ω`❁)

大家想看哪種類型的捏~職場?校園?仙俠?科幻?還是blabla……

大家可以在評論區留言,然後我生日前一天會選擇呼聲最高的寫一篇番外喔

(*๓´╰╯`๓)♡

鞠躬~

章節評論(35)

點擊加載下一章

我真沒想當妃子啊

加入書架
書籍詳情 我的書架 我的書屋 返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