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情愛之事,大都如此

3.81%

第十四章 情愛之事,大都如此

  「去叫阿堂來一趟。」

  蒹葭應聲而去,漣漪卻有些遲疑地看著賀清月,「郡主,咱們真的要相信那個慕姑娘嗎?我總覺得她有些怪怪的。」

  賀清月點頭,「我知她有問題,但她也不會無緣無故提到梁嬋,先查查再說。」

  阿堂得令立即趕來,跟賀清月見過禮之後就低眉斂目垂手站在一旁。

  「不知郡主有何吩咐?」

  賀清月指尖輕輕敲了敲木椅上的扶手:「你去查查凌照影新納的小妾,名喚梁嬋。」

  「是。」阿堂應下之後就轉身想走,卻被賀清月叫住。

  賀清月沉思片刻,吩咐道,「再查一查韓御史府里那個慕女史,有何古怪,即刻來報。」

  ……

  阿堂離開以後賀清月就一個人回到房間沉思,以前的她並不信鬼神之說,可現在卻未必,自己就是個活生生的例子不是么?如果她可以重生,難道別人就不行?

  慕雲煙既然對她的事情這麼了解,莫非也是重生之人么?

  左右眼下慕雲煙在明她在暗,不妨先探探她的底。

  賀清月這邊正想著慕雲煙的事,豈知小廚房那邊卻是熱鬧非凡,人仰馬翻。

  廚娘們看著地上竹筐里的幾顆圓形的大果子面面相覷。

  「這是何物?」

  「聽說是韓御史送給咱們郡主的,可這玩意兒怎麼吃啊?」

  「是啊,硬邦邦的,要不切開看看?」

  一名廚娘用腳踢了踢這果子,沒想到竟比球還硬,險些挫了她的足尖。

  「這要是切壞了郡主怪罪下來怎麼辦?」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來啊!」

  幾個廚娘看著筐里的果子犯了難,最終還是報給了漣漪。

  「漣漪姑娘,您看這韓御史送來的果子該怎麼處理?」廚娘將手中的文旦果顛了顛,「咱們這也沒見過,也不知道該怎麼吃,要不您給出個主意?」

  漣漪看了看這個比蹴鞠的球小不了多少的玩意兒也不得要領,她想了想,便讓廚娘們抬著筐子來正院。

  「郡主。」漣漪讓廚娘們放下筐子上前道,「這是韓大人送來的果子,可廚娘們都說沒見過,不知道該如何做。」

  賀清月上前一看愣住了。

  這果子……

  汴京在北,羊城在南,這果子正是羊城盛產的文旦,從小生長的北方的漣漪她們自然是沒有見過的。

  可她上輩子見過!

  當初羊城戰事告急,她得了密信就匆匆帶著一隊人馬前往羊城,距離羊城不遠的時候,她們一行人曾經在一處農家藉助,那戶人家就曾拿出兩隻文旦,親自切開款待她們。

  當時的她手裡捧著老婆婆遞來的文旦果肉,心中還在憧憬著能早點趕到羊城提醒凌照影,雖吃到了羊城的果子,可她們一行人卻未能趕到羊城,便盡數被梁嬋派來的人屠戮殆盡。

  賀清月眼中一片猩紅,彷彿又看到了當初郡主府的人一個個倒在血泊中的樣子,直到被漣漪搖了一下,賀清月才拉回已經飄遠的思緒。

  看著廚娘們小心翼翼的臉,賀清月輕輕吐出胸腔里的濁氣,喚道:「去取把刀來。」

  廚娘們將刀遞過來,連聲道著郡主小心。

  賀清月邊果子邊說道,「這果子叫文旦,是南方那邊盛產的果實,外皮可煮水,去掉內里的白膜,裡面的果肉便可直接食用。此物能理氣化痰,潤肺清腸,補血健脾。」

  說到最後,賀清月垂下眼帘,心中有些無措。

  韓星紹千里迢迢為她尋來這文旦,她竟不知為何有些慌張。

  賀清月將取出來的果肉分了下去就回房倚在窗邊出神。

  蒹葭輕手輕腳的進來,看到賀清月的樣子忍不住問道:「郡主,那文旦在汴京極難尋得,又對嗓子有好處,可見是韓大人特意尋來給郡主的,您不嘗嘗嗎?」

  賀清月撐著下巴看向窗外,廚娘們圍在院子里的小几旁邊,嘴裡吃著果子,不住地點頭讚揚,想來……那文旦定是極甜的。

  賀清月搖頭,「算了,不嘗了。」

  上輩子的她將滿腔真情拱手送到凌照影面前,卻得了個死無葬身之地的下場。

  皇兄即便心中再如何愛慕皇嫂,可後宮中除了皇嫂,也還有兩位妃子。

  她父王除了母妃,更是有側妃妾室無數。

  這世間男女的情愛之事,大抵都是如此。

  還是算了。

  ……

  晚間剛用過飯,阿堂就帶著打探到的消息來了。

  此刻跪在賀清月面前,阿堂後背上的衣服幾乎都濕透了,只因他打探來的消息實在太過駭人,一時之間,他竟不知該如何開口。

  賀清月捧著一盞清茶,看著阿堂微微蹙眉道:「既已查到了,便說來聽聽。」

  阿堂擦了一把額頭上冒出來的冷汗,想了想,還是先撿著慕雲煙的消息先說了:「回郡主,小人去查探了慕姑娘的來歷,她是一年前來到汴京的,當年江南洪水泛濫,她跟著流亡的人群一路走來,是以在汴京府並無她的籍契。」

  「如此神秘?」賀清月挑眉道:「那她是如何進入韓家的?」

  「聽說是半年前用一種呃……什麼海姆什麼克急救法,救下了被棗核卡住喉嚨,險些喪命的韓家的老太君,於是便被整個韓家奉為上賓,且慕雲煙進入韓家以後,又不知用了什麼方法,竟讓韓家多個鋪子的營收都漲了幾倍,此人似乎擅醫術?亦或者是商賈之道罷。」

  聽著阿堂的話,賀清月指尖緩緩摩挲著杯底。

  什麼海姆急救法?聽著名字像是異國的醫術。

  此前竟無人知道她的來歷,突然出現,會西洋醫術,又擅長經商,倒是有些意思。

  「那梁嬋呢?」

  梁嬋?梁嬋那就更刺激了!阿堂額頭上的汗珠瞬間從臉龐上滑落下來,他咬了咬牙,壓低了聲音道:「郡主有所不知,凌將軍府上的那位梁姨娘,此前竟曾是凌老將軍養在外頭的外室!」

  聽到阿堂的話,賀清月手中的茶盞猛然掉落,碎裂在腳邊,她不敢置信地站了起來。

  「凌老將軍!」

  「你說什麼?」

  

章節評論(100)

點擊加載下一章

休夫當天,首輔追著要寵我

加入書架
書籍詳情 我的書架 我的書屋 返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