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香殘

0.29%

第1章 香殘

  永嘉十年,永嘉帝冊立年僅十五歲的嫡長子周爍為太子,大赦天下。

  然,太子之母——皇后姜晚琬卻驟然一病不起,纏綿病榻,漸生危在旦夕之象。

  「咳咳咳……」一陣劇烈的咳嗽聲。

  姜晚琬咳得胸口疼痛,待她取下剛才掩著口鼻的錦帕,一灘鮮血赫然出現在雪白的帕子上。

  「去……去請陛下……本宮想見……想見爍兒……」

  姜晚琬斷斷續續才把一句話說完,已是心力交瘁。

  幾個宮女面面相覷,沒有一個動身的。

  皇上那頭去請了沒有十次也有九次了,可哪回皇上願意來了?

  他們這位主子是母儀天下的皇後娘娘不假,可最近這段時日,皇上對皇后卻是越來越冷待了。

  外頭都在瘋傳,皇上似乎有了廢后的心思,只怕這事也只有皇后自己不知道了。

  姜晚琬又是一陣咳嗽,最終還是個心軟的小宮女看不下去,硬著頭皮又去紫宸殿請了一次。

  可這回,皇上竟是來了。

  且隨同皇上來的,除了太子,後頭還有烏泱泱好幾個人。

  姜晚琬無力地躺在榻上,甚至尚未來得及向皇上請安,便瞧見太醫上來為她診了脈。

  很快,太醫轉頭回稟皇上:「請皇上恕罪,皇後娘娘已是油盡燈枯,微臣……微臣無能。」

  姜晚琬心頭一跳,並未覺得害怕,只是實在捨不得她的夫君和她的孩子。

  孩子……

  她抬眼,瞧著皇上讓殿內其餘人等都出去,倒讓她終於看見了她的兒子周爍。

  「爍兒……」

  姜晚琬眼淚婆娑,但看見丈夫與兒子,心裡總算溫熱。

  「爍兒,來……來母後身邊。」

  十五歲的周爍依言走到她身側,但那雙眼眸中卻沒有半點溫情。

  「父皇,她快死了,對嗎?」

  周爍定定地看著她,話卻是問的他身後的皇上。

  「是。」皇上的聲音亦無半分柔情。

  周爍終於冷笑了一下:「母后?到現在,你還妄想當我的母后?你根本就不是我母后!」

  姜晚琬一愣:「你雖非是我親生,可這些年……」

  「這些年我恨透了你!」周爍接過話來,怨毒地盯著她。

  「你這樣的歹毒心腸的人,怎配當我的母后?」

  「我的母后是她!她才是我的親生娘親!」

  「我早就想認回我娘了,若不是父皇不想委屈我娘給你做小,我娘又怎會委屈至今!」

  周爍指著殿內另一人,怒目圓睜地瞪著姜晚琬。

  姜晚琬這才發現,如今殿內除了他們三個,還有一名女子身著華服,站在皇上身旁。

  他們雙手交握,皇上看著她的眼神,如同看著至寶一般。

  那是……長孫月箏?

  「你佔了月箏的皇后之位整整十年,如今,也該是你還給她的時候了。」

  皇上也開了口,他斜睨著她,滿眼冰冷的恨意。

  「長孫姑娘……」姜晚琬怔怔開口。

  皇上嗤笑了下,一轉頭又是滿眼眷戀。

  他輕撫長孫月箏微微隆起的腹部:「很快,朕的嫡次子便也要出生了。」

  「嫡次子……」

  皇上毫無感情地瞥她一眼:「若不是為了坐實你生不出孩子,哄你把爍兒記在名下,朕又怎會忍著噁心去碰你?」

  「坐實?」姜晚琬腦中混沌,太醫不是說她體質陰寒,無法受孕嗎?

  「朕怎麼可能允許你這樣的女子生下朕的嫡子?朕的嫡子,只能是月箏所出。」

  皇上輕蔑地掃了她一眼,彷彿看著一塊破布一般。

  「若非忌憚你母家的兵權,朕早就已經廢后了!你用兵權壓了朕這麼些年,真是惡毒至極!」

  「惡毒?」

  姜晚琬心口如同巨石鎮壓,她看著他們一家三口,張了張嘴,最後竟是吐出了一口鮮血!

  好一個皇上,好一個長孫月箏啊!

  她記得自己還是太子妃的時候,長孫月箏便被太子的母后、當時的皇後接入了宮中。

  皇后說,長孫月箏的父兄都已為國捐軀,是以,她將這孤苦無依的孩子接入宮門,以後便冊為公主,長留自己身側。

  這十數年來,她在後宮和那些女人斗得你死我活、筋疲力盡。可誰能想到,原來長孫月箏早就已經和她的夫君暗通款曲。

  他們頂著兄妹的名份,在她眼皮子底下日日歡好!

  而她呢?她耗費心力一點一點拉扯大的兒子竟然是他們珠胎暗結的孽種!

  她教他識字,教他國策,教他兵法……她傾盡自己的所有,只為能夠讓他登上太子之位。

  而她自己年僅三十便早生華髮,可養到最後,這孩子還恨透了她!

  姜晚琬雙手緊緊抓著身上的薄被,青筋畢露。

  她不甘,她不甘啊!

  她這一生,就這樣被自己全心所愛之人算計了。

  她這一生的情愛,無論對夫君還是對養子,終究都是錯付了!

  姜晚琬一口淤血堵在喉間,心中劇痛,終是跌落床鋪撒手人寰……

  若有來生,她必要這對狗男女付出代價!

  ……

  「晚琬,你撫養爍兒已有三年。不如挑個黃道吉日,正式載入玉碟,將他記在你的名下?」

  皇上周文雍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姜晚琬抬頭看他,眼前仿有氤氳霧氣,一切都很不真實。

  她竟然……重生了。

  重生在了她二十歲的這一年,嫁給周文雍的第三年。

  這一年,先帝駕崩,周文雍繼位,改元永嘉。她亦從太子妃,被冊為了皇后。

  「爍兒,以後你便正式記在皇后名下,做皇后的嫡長子,可好?」

  周文雍輕輕摸了摸年僅五歲的周爍的腦袋,神色溫柔。

  姜晚琬心中冷笑了下,不愧是他和長孫月箏所生的孽種,得他如此青眼有加!

  她目光移向周爍,心中既痛又恨。

  前世,她成為太子妃不久,太醫為她請平安脈時,便說她體質陰寒,恐以後難以受孕。

  國師給她支了一招,說是若能先養個孩子在身邊,便可招來自己的兒孫福。

  她正思量此事,周文雍便將周爍帶到了她跟前。

  他說,這孩子的母親是他一個通房丫鬟,早已難產而死,所以孩子一直養在乳母身邊。

  如今她入主東宮,既要個孩子招福,不如就將這孩子養在身邊。

  前世的她內心觸動,還以為自己真的嫁得良人。可轉世重生,她才知當年自己是怎麼一步一步走入了周文雍的圈套!

  她永遠也不會忘記自己前世臨死前,看見他們一家三口那副噁心人的嘴臉!

  十三年苦心經營,轉瞬拱手讓人。

  「晚琬?」

  周文雍的聲音拉回了她的思緒。

  「朕方才所言,你覺得可好?似乎再過幾日,便是黃道吉日。」

  姜晚琬掩去眼中思緒,換上了前世自己慣有的溫和笑意,卻是話語堅定:「臣妾覺得……不好。」

章節評論(123)

點擊加載下一章

貴女為後,誤惹皇叔春衫濕

加入書架
書籍詳情 我的書架 我的書屋 返回首頁